夢想文學網 > 如意七十二 > 第二十七章 善惡之別

第二十七章 善惡之別


  一聲炸響,打破了客棧熱鬧的氣氛,嚇得人們四散躲避。

  就在皎月客棧的門前,大街之上,突然平地起旱雷,一聲巨響震得人心惶惶,也吸引了無數尋寶者的目光。

  這其中就包括方氏姐妹。

  只見方俏兒率先沖出客棧,尋找著炸聲的來源,方嬌兒緊隨其后持木琴飛出,如仙子翩然而至。

  即便姐妹二人如此貌美如仙,此刻也沒人欣賞,因為人們或是受了驚嚇四處躲避,或是激動萬分仔細的在此處尋找著旱雷的蹤跡。

  此刻聚集在此地的眾人,有千余人,皆是為了靈惡而來。

  這一聲驚響,乃是皎城首次出現的異象,所以尋寶者都認為是靈惡所顯露的蹤跡。

  只是這街上卻無任何痕跡,有尋寶者詢問方才在此地路過的行人及附近居住的人,但是人們都說是只聽到一聲巨響,并未看到街上有何異常。

  聽聞這些回答,尋寶者更是堅信那聲音是靈惡所發,無不激動萬分,更是有人施展遁術,直接遁入地底,去尋找靈惡蹤跡。

  見有人用土遁之術尋寶,便有其他人效仿使用奇門遁甲之術,人們各展奇能,都想要搶奪那不世之寶。

  此刻,僅有嬌兒俏兒還保持沉默,她們并沒有像其他人那般激動,而是仔細的觀察著周圍。

  聲音消失許久后,田少恭從客棧中走出,小心翼翼的來到嬌兒俏兒身邊,悄悄問道:“兩位仙子,可是發現了方才巨響的來源?”

  “還沒有,待我用尋蹤咒查探一番。”方俏兒秀眉緊蹙,口中默念咒語,最終大喝一聲“追!”,一道燃燒著火焰的符咒幻印便飛射而出,追蹤著巨響的源頭。

  追蹤咒一發,隔壁幾條街竟然接連發生巨響,城中頓時騷亂不堪,人們四處逃竄,迷茫而又恐懼。

  此刻,如幻影般的符咒幻印從遠處飛回,方俏兒收起追蹤咒,雙眼紅光一閃,接受到追蹤咒反饋的信息,驚呼一聲道:“那巨響是雷妖所發,實力遠在我們姐妹之上,只有師傅前來以他老人家的實力才可將其降伏!”

  “雷妖?我看它并無惡意,只是引起幾聲雷響,卻并未對城中任何人或建筑造成傷害啊。”田少恭隨意一說,然而他話語剛落,身后的客棧及周圍的建筑便同時轟然倒塌,一道如巨龍般粗壯的藍色雷電沖天而起,雷聲轟動全城。

  那聲音震耳欲聾,田少恭回頭望去,見自己的客棧已成廢墟,頓時放聲大嚎,哭喊著娘子與女兒的名字。

  他沖入廢墟之中,見人們被廢墟掩埋,皆是傷痕累累,費了很大力氣才找到被掩蓋在廢墟下的妻女。

  此刻苗太花懷中正死死地護著一個看起來六七歲的女孩兒,那正是她的女兒。

  她已經身受重傷,卻仍然死死地護著自己的孩子。

  “爹爹,我怕!”孩子在母親的懷里看到了父親的身影,頓時痛哭流涕。

  “慈兒別怕,有爹爹在!”田少恭看著自己的妻女,也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淚。哪怕他平時總是在外面沾花惹草,但是他還是非常疼愛自己的家人的。就是因為他還保留著這份應該有的愛家之心,苗太花才一次次的容忍他在外面做的風流事。

  田少恭伸出手試了下妻子的鼻息,發現她還活著,便破涕為笑,回頭對著遠處的方氏姐妹大喊:“兩位姑娘,我知道你們法力高深,求求你們救救我的娘子!”

  姐妹二人聞言立刻趕了過來,此刻田少恭已經把苗太花從廢墟中抬了出來,好在女兒無礙,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她蹲在母親身旁,不斷地呼喚著。

  此刻苗太花的意識已經模糊了,她只記得之前見客棧中突然出現一個藍發怪物,她便死死地將女兒護在懷中。

  隨后那藍發怪物化作一道驚雷,炸碎了整個客棧,也震傷了客棧中所有的人。

  見到雷妖作惡,那些尋寶者或是旁觀,或是逃走,或是飛到天上與那妖孽對戰。

  江忘川將這一切看在眼里,發現逃跑的和圍觀的眾多,而敢于與妖孽對戰的卻屈指可數。

  更讓他無奈而又憤怒的是,有不少人還對著那些敢于對抗妖怪的人士指指點點,認為他們不自量力,雷妖頃刻間便能引起如此轟動,可見實力之強。此刻去戰無非送死,只有傻子才在這個時候逞英雄。

  “你們這些懦夫,有何資格對沖在前方的前輩們指指點點!他們是在守護著這城中的所有人,包括你們!你們的良心呢,被狗吃了!”江忘川忍不住對著他們大吼起來,但是這群人根本就看不見他,也聽不見他的聲音。

  這時候,靈惡的聲音又在他的耳邊響起:“你就別這么激動了,對你來說,這里只不過是夢境。你所看到的都是已經發生過的事,是無法改變的。所以你大可不必因此而生怒氣。”

  “我了解他們貪生怕死,因為我和他們一樣,在遇到無可匹敵的對手時也會躲避甚至求饒,但我不會對那些敢于正面對抗妖孽的前輩們冷言冷語,這會寒了他們的心!”江忘川義憤填膺的訴說著,他看著眼前那一副副小人的嘴臉便氣不打一處來。

  靈惡卻笑了起來,說道:“你要知道,現在天上那些肯出面對抗雷妖的人,并非是為了守護你眼前所見的人。他們守護的是各自心中的理想和信念。有些人覺得他們傻的天真不自量力,也有些人像你一樣覺得他們充滿正義頂天立地。這就是善惡之別。你無法說服別人強行改變別人的看法,你只要做你自己該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你似乎是在教導我?”江忘川反問。

  靈惡卻嘆息起來:“我不是在教導你,而是我與你感同身受。或許這世間唯有對你、我還保留著一絲善念。你我都是因為這場造化而生,你是這場造化所衍生出來的‘善’,而我則是因這場造化所誕生的‘惡’。你我就像是同胞兄弟,只有我死了,你才能永生。而只要我活著,你便永遠都會經歷劫難,永無終點。”

  江忘川若有所思,嘴里不斷地重復著四個字:“靈惡,惡靈……”


  (http://www.nnfnoq.icu/book/28039/49547729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