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如意七十二 > 第三十三章 當浮一大白

第三十三章 當浮一大白


  虛空之中,緩緩走來一駝背老者,他渾身被一層神秘的氣息籠罩著,看不清面孔,只聽他發出沙啞的聲音,望著空中的棒子說道:“此時的你,終于激發了神鐵的威力,可惜你被封印無盡歲月,不知今日還能爆發多少威力。”

  “老家伙,是你!是你說我會不得好死,終將死在造化繼承者的手中!”靈惡近乎瘋狂的聲音從空中傳來,它頓時爆發出一股驚人的氣息,形成一股撕天裂地般的風暴席卷至老者身前。

  此刻鐵棒橫空擋在老者身前,閃爍著輝煌的金光,形成一股無形屏障,抵擋著風暴的侵襲。

  與此同時,天濁老人與陸黑白也飛身而來,同時施展法術,瘋狂的向著鐵棒發出攻擊。

  變作如意金箍棒的江忘川忍受著兇猛的攻擊,卻是感受不到一絲疼痛,他極其興奮,根本不懼眼前一切強敵。

  鐵棒當空,無人可敵!

  只見鐵棒劇烈的顫動著,發出嗡嗡之音,橫飛出去,擊散了那可撕裂一切的風暴,同時將天濁老人及陸黑白擊飛。

  一棒之力,可撼天,可動地!

  然而這一擊重擊打下,江忘川突然感覺自己整個身體都被掏空了一般,鐵棒周身金光漸漸隱沒,當的一聲掉在了地上。

  神秘老者見狀,他撿起棒子,凝視著空中一處,突然伸出手掌,發出一股吸力,在虛空之中吸來一股污濁之氣。

  那污濁之氣看似在掙扎,且爆發出一股驚人的威力,震得老者手掌炸裂。

  老者忍著巨痛,強行將這股污濁之氣收入到金箍棒之內,并施展法力將其封印。

  此刻江忘川意識有些虛弱,他能夠感受到一股不安躁動的力量突然涌入自己的身體。他不解:“是什么東西涌進了我的身體內?”

  “我把靈惡封印在你的身體之中,從今以后你一旦心中產生惡念,靈惡便會主導你的身體,若你一直心存善念,靈惡便永遠被你壓制。我是你的接引者,也是首位引路人。這次我消耗了畢生法力將靈惡封印在你的身體里,今后如何全看你的造化了。”老者一次把話說完,隨即身體便如那曇花一般,迅速枯萎,化作一堆枯骨,身死道消。

  江忘川感覺腦海里一陣撕痛,隨即金光一閃,閃現四個大字——振山撼地!

  天罡三十六法之振山撼地,顧名思義,領悟此法便可以發出地震般的威力,使其地動山搖。

  就在江忘川驚喜之余,腦海里又隨之閃現兩個金字——御風。

  地煞七十二術之御風,領悟此術便可乘風而行。

  片刻后金字消失,他也重新化作人形。

  他緩緩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邊躺著五人,五人全都昏睡在地,分別是趙大通、趙小刀、白超峰,天濁老人及陸黑白。周圍的景色也變回了皎城郊外之地。

  江忘川擦了擦嘴角的傷,看著自己遍體鱗傷,卻是暢快的大笑起來。

  “我江忘川終于有了傍身的本事了,我可化作鐵棒,所向披靡,連天濁老人和棋山居士都抵擋不了我鐵棒一擊!我領悟了御風之術和振山撼地之法,更可以通幽,掌控天地陰陽二氣。從今以后,誰人可敵!”

  “唯有一個隱患,便是那引路人竟然不惜耗盡法力將靈惡封印在我的身體之內。如此,就宛如一顆定時炸彈隨時都能引爆,真是令人頭疼!”

  “還有一點,我變作金箍棒后就只能發揮一擊,那一擊雖然威力驚人,但卻是消耗了所有的力量,因此便不能隨意用鐵棒之體去攻擊敵人,好在我已經領悟了振山撼地之法。”

  江忘川自言自語,時而大笑,時而嘆息,就像瘋子一樣。

  他看著身旁昏睡的五人,輕嘆道:“好在這些人都活了下來,沒有因為我而死。只可惜那紅衣女,她乃是嬌兒俏兒合體所化,卻被我所消滅,她是何等的無辜,令人惋惜。”

  正說著,他便將趙小刀背了起來,又隨手將趙大通和白超峰抱起。此刻他扛著三人卻也感覺毫不費力,畢竟他已經領悟了振山撼地之法,體內的力量可謂驚人。

  回到城中,街上的三兩人影見江忘川扛著三人而來,都是指指點點,大為驚奇。

  江忘川無視旁人的目光,將三人扛回皎月客棧,又去城外將天濁老人和陸黑白抗了回來,將五人都安置在客棧二樓的客房中。

  也不知道他們要昏睡到什么時候,此刻江忘川獨自坐在一樓,看著空蕩蕩的客棧,回憶起夢中這里百年前的模樣,忍不住感慨,一股哀傷涌上心頭。

  昨日舊夢,今日成空,百年之間,已是滄桑。

  江忘川推開房門,望著清冷的大街,忍不住感嘆了一聲:“眾生皆苦啊!”

  “眾生皆苦,我于紅塵中磨練,歷劫難,生造化。”

  “何處為家,天下為家,四海為家!”

  感受著風的凄涼,他自言自語,抬頭看向昏黃的天空,昨日夢中景,一幕幕在腦海中重現。

  嬌兒的溫柔,俏兒的活潑,田少恭的放蕩,苗太花的潑辣……

  那些人,說沒就沒了。

  世人是何等的渺小,生命是何其悲壯。

  他忘不了這些人和這些事,每一次的劫難都讓他刻骨銘心。

  他回到客棧中,在酒窖里抬出一壇酒,獨自一人猛灌起來。

  “酒啊,能讓人躲避現實,活在夢中,真好……”江忘川喝著酒,也不管自己身上的傷,大口大口的喝著酒。

  “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江忘川醉了,醉得開始說胡話,開始亂拽古詩。

  “三萬六千日,夜夜當秉燭。白日何短短,百年若易海。”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當浮一大白!”

  胡言亂語中,他便趴在桌子上沉睡了過去。

  這時,一把閃爍著微微青光的短劍飛到他的身邊,悄悄地落在他身前的桌子上。

  這是青月劍。

  “小子,多虧了你,一百多年了,我終于又見到了我的主人。”劍靈掩飾不住自己的喜悅,它看見江忘川剛才把陸黑白抬回到房間,此刻它便是來到江忘川面前道謝的,不料江忘川已經醉得不醒人事。


  (http://www.nnfnoq.icu/book/28039/49451188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