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私房孟婆湯 > 第十五章 似曾相識

第十五章 似曾相識


  趙寶萱跟著張無為去他的辦公室,看了桌上的銘牌才知道,原來張無為不是總經理,而是大劇院工程項目的總監理工程師。

  這樣的身份,讓趙寶萱頓時感到很放松。

  她就說嘛,能親自動手修水箱的總經理怎么可能舍得穿辣么奢侈的衣服!

  總經理的奢侈是豪華耀眼的,只有搞設計的才會不顧一切的追求低調的完美。

  嘿嘿,在古代,總監理這個身份就是工部派下來駐點督查的官員,油水足得很的那種。

  壓力一清,她的膽子就大了,開始打量四周。

  靠墻的書柜里擺著幾座水晶獎座,還有金屬的授權書立在那里,大大的會議桌上擺著二十四寸的電腦顯示器,地上立著兩幀手繪彩稿,鑲了木框,一看就是還沒來得及掛起來。

  在超現代設計的辦公室掛這種超寫實的手稿,這是哪個大家的名作?

  帶著油畫風格的山水畫,點綴在其中的幾個人物沒畫五官,著裝是濃烈的紅黑色彩,舉手投足間帶著有板有眼的規矩禮儀,透出滿滿的魏晉風情。

  “是我畫的,兩年前投標大劇院的工程,我來漁城考察,官方版本的資料說這里曾經是古代的帝王行宮,趙國差一點就遷都至此。”張無為見趙寶萱目不轉睛的盯著畫作,就介紹道:“我在江邊散步,突發靈感,畫了這兩幅風景。”

  趙寶萱呆頭呆腦的看傻了:“我感覺如果趙國真的遷都到漁城,百姓安居樂業的畫面一定就是這樣子的!”

  這兩幅畫里的風景,她好像見過,好像還在里面呆過——她甚至能猜出畫中人在做什么!

  不得不說,這幅畫的構思很大膽,跟漁城標榜的唐宋遺風有著明顯區別。

  張無為微微一笑:“你學考古的,對漁城的歷史一定很了解,我畫得不對你就說出來。”

  趙寶萱訕笑:“漁城在魏晉時期什么樣,誰也不知道,漁城沒有這方面的出土文物。”

  哪怕在漁城開發古城旅游時,對外宣傳的什么唐朝始設郡興于宋明之類的說辭,其實都是打擦邊球。

  漁城就沒出過什么名人,更別提風景名勝了。

  嚴格說來,魏晉時期的漁城,純屬荒野。

  張無為夸她:“你對家鄉很了解啊!”

  趙寶萱最不禁夸,嘿嘿直樂,話也多起來:“沒有刨過,不是很了解。是張師叔你畫的太傳神了!要不是你說明畫的是彌江,我都以為是哪個大畫家在魏晉古城的寫生呢。”

  張無為淡淡的笑:“你不要叫我師叔了,在工作室,大家都是同事,你跟著他們的稱呼喊我就好。”

  辦公室的同事們大都稱呼他的英文名字叫他威爾伯,只有密斯吳叫他張總。

  趙寶萱從善如流:“為伯!”

  目光依舊盯著彩繪稿,神思飄遠。

  張無為:“……”

  聽起來有點奇怪是怎么回事?

  “威爾伯?幾時出發去工地?”有人在敞開著的辦公室門上敲門。

  張無為給他們介紹:“賽文,這是寶萱,我的助理。寶萱,這是賽文,他負責基礎部分的設計,我們馬上要去實地測評,你明天來上班的時候,帶兩套便裝放在辦公室,去工地的時候用得上。今天你就在公司跟密斯吳熟悉一下工作流程。”

  賽文是外籍人士,漢語很流利,熱情的伸手過來:“噢,動人的小妹妹你好!擇日不如撞日,你今天就跟我們一起去吧,沒帶工作服不要緊,我們下去的時候你就在車上等著,看完工地我們到那附近去嘗本地特色菜。”

  趙寶萱沉浸在腦海里記憶中搜索似曾相識的畫面,還沒有完全回過神來,對于突然轉變的話風反應慢了一拍,眼睜睜的看著賽文的手都快抓到她的手了。

  她不習慣跟陌生人握手,下意識舉起手里的手提袋推辭:“為伯,我帶了長褲和平底鞋。”

  張無為挑眉,眼神流露一絲贊賞:“你早就想到了?”

  趙寶萱不敢說出真實的想法,囁喏道:“我以為你說讓我來工作就是客氣一下。”

  看在她家長輩的面子上沒有當面拒絕就是了。

  賽文見趙寶萱的手不得空,夸張的上前一步要來攬她的肩膀,眉眼亂擠:“小妹妹,我也需要助理,你可以考慮調整職位。”

  張無為不動聲色的格開賽文的胳膊,攔在兩個人之間:“寶萱,你去換衣服,我在這里等你。”

  在這樣的張師叔和一群陌生的新同事之間,趙寶萱選擇了當跟班:“好,我馬上就來,為伯,這是我……呃我家里的茶葉,要放冰箱。”

  外面那十幾個男同事,有一半以上是外籍人士,還都是賽文這種純凈的毫不掩飾的眼神。

  她很喜歡跟心思單純的人打交道。

  只是賽文一見面表現出來的熱情讓她有所顧忌。

  還是躲在張師叔身后要安全些。

  趙寶萱此刻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把張無為視作了擋箭牌。

  她萬分慶幸的想著,或許,這次她的夢,真的是反的,夢里越怕,在生活中越信任。

  周大師真是神人啊!

  ……

  趙寶萱去洗手間換好衣服出來,直到坐上車,賽文都沒有再跟她開玩笑,而是全程跟張無為在討論工作。

  大劇院的工地,在漁城規劃的新市區中心。

  在整體建設的效果圖上,它緊鄰市政府和文化廣場,南望彌江,建成之后將成為代表漁城文化底蘊的標志性建筑。

  許多人都期待著漁城大劇院建成之后真的可以上吉尼斯紀錄,給漁城注入新的活力。

  講真,趙寶萱對這些宣傳并不相信。

  連博物館圖書館都不肯規劃不肯重建擴建的領導,卻花大價錢請了國外設計師來打造大劇院,無非就是跟潮流的噱頭走。

  但是,眼前這兩個人指著圖紙認真討論的樣子,隨著車身輕微的晃動,讓她生出一種大戰在即指揮官嚴陣以待討論作戰方案的錯覺來。

  張無為的腕表反射了車窗外的陽光,在趙寶萱的臉上一閃而過。

  她突然醒神,心想,我這不是又在做夢吧?

  鑒于以往的經驗,趙寶萱把手揣進褲兜,偷偷的掐了自己一下。

  好痛!

  這不是夢!

  


  (http://www.nnfnoq.icu/book/28035/49592715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