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私房孟婆湯 > 第十六章 大陣仗

第十六章 大陣仗


  趙寶萱站在已經挖下去十來米深的工地前,又是一陣恍惚。

  仿佛她又回到了波塞冬地宮遺跡的博物館,聽導師給他們講解潮濕地層的古文明發掘和現場保護。

  挖掘機的轟鳴,在她聽來猶如天籟。

  她很想去摸摸地下的泥土,忍不住下車去找張無為。

  這會兒負責接待張無為他們的工地負責人是漁城本地人,講話帶著很濃的口音,表述上還夾著漁城方言中特有的俚語,正比手劃腳的大說特說。

  張無為和賽文私下交談的時候用的是外語,跟其他人交談就是標準的普通話。

  趙寶萱理所當然的想要上前幫忙翻譯。

  沒想到,張無為每句話每個意思都聽得懂,不時的點頭或者張嘴回應一下,跟工頭聊得可歡了。

  趙寶萱直接傻眼:“為伯,你聽得懂縉村土話?”

  晉村在漁城邊上的一個山窩窩里,他們的土話連漁城本地人都不一定聽得懂,生活習慣飲食習慣跟漁城本地人也不一樣,常常被漁城城區的人打趣為鬼子縉村。

  工頭很自豪的一挺胸:“我說的就是普通話啊!”

  趙寶萱沒繃住:“哦!”

  張無為用眼神問趙寶萱,你來做什么?

  工地上很吵,要扯著嗓子喊才能聽得見,他跟趙寶萱隔了兩步遠,很自然的就用眼神交流。

  趙寶萱上前靠近他:“我想下去看看。”

  工頭牛堅強很驚異:“女娃兒膽子大哦!我們工地煮飯的大嫂都不敢往下看。”

  地基越挖越深之后,有恐懼癥的人別說下去,站在邊上往下看都不敢。

  張無為笑笑,他能理解她的想法。

  不等他開口說話,賽文就嚴肅的否決:“威爾伯,這里不是寫字樓,工人們沒有進行過應急管理演習,與工程無關的人員不能隨意進去工地。”

  工地上只有幾架簡易升降梯,坑邊的逃生板只搭了兩條,跟安全要求的四條差太遠,只怕逃生板上多站幾個人就能踩塌了。

  牛堅強不以為然,可是不敢在設計公司尤其是外國人面前顯得沒有干過活似的不懂規矩,就閉嘴不言語。

  張無為點點趙寶萱的胳膊,讓她看圖紙:“這里的土層好像有問題。”

  復又指著工地遠處:“在那邊,聲音很空,鉆探機現在停下了。我們過去看看,你就在這里等著,不管發生什么事,先照顧好自己,跑去安全區域。”

  趙寶萱看過新城區的規劃效果鳥瞰圖,知道漁城大劇院的工地隔壁就是漁城唐宋文化廣場的工地,地基是同時開挖的,基礎公司的負責人當時還請了中文大學的校長來為家鄉的文化建設鏟了第一鍬土。

  這附近方圓百里在規劃之前就是荒郊野外,沒有農作物,也沒有樹木經濟可破壞,推平了當新中心最適合不過。

  聽說聲音很空,她才不擔心呢,不下去就不下去,嚴格遵守制度對大家都有好處,提醒道:“這里沒有地下水,或許是防空洞。”

  賽文很意外:“這里又不是重要的地方,挖這么深的防空洞做什么?”

  市政部門和建設部門那邊的資料上都沒有這項說明,所以他們的設計圖才會如此布局。

  牛堅強說話了:“不是防空洞,我家祖祖輩輩就干工匠的,要是有的話早就聽說了。”

  上面禁言是一回事,老百姓私下流傳又是一回事。

  真要有防空洞,工地就得停工,拖上半年八個月的,他們這一大幫子老少爺們吃什么呀?都指望著這個大工程不拖欠工資能好好過個年呢。

  “我一開始就往下鉆了四十米才出了一點點地下水,打井都不夠。”牛堅強為了強調安全,又補充道:“我請了地師做過法事的,說下面都是土,絕對錯不了。”

  張無為和賽文都是憑數據憑事實講話的人,對于牛堅強的保證,忽略不計,依然堅持到第一線去看看。

  趙寶萱看著他們幾個人進了升降梯,就站在原地一手抱著手肘,一手撐著下巴望著遠處發呆。

  這里沒有地下水,又不是防空洞,原始人的地下洞穴不可能挖到這么深,唐宋時期的大戶人家做的墓葬幾乎都集中在漁城的另一個方向的山頭上,挖地不過一兩米。

  就像賽文說的,這里也不是兵家爭奪重地,能把工事挖這么深,都可以防原子彈了。

  難道,這里有史前文明?

  趙寶萱不禁浮想聯翩。

  要是為伯能給她帶一塊泥巴上來就好了。

  一念及此,趙寶萱左右望了望,喊住一個推砂子的女工:“大姐,你一直在這里干活嗎?”

  那個女工對于工地上來個嬌滴滴的女孩子就倍感好奇,還被尊稱為大姐,有些受寵若驚:“是嘞。”

  趙寶萱用漁城方言問:“你們在這里干活,有沒有人生病?”

  女工愣愣的:“每天都煮綠豆湯喝呢,上面發了降溫費,沒有人生病。”

  趙寶萱也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這個女工是把她當成勞動部門來調查的了,連忙指著牛堅強他們說道:“我是實習的,聞到有霉味,不舒服,怕咳嗽,才沒跟過去。”

  女工恍然大悟,原來還是個學生,嬌氣一點情有可原:“泥巴的味道是有點。你要不要喝支藿香正氣水?在這里做事的人都不會咳嗽的,他們每天晚上都會在坑里頭燒一堆火驅邪氣。”

  趙寶萱明白了,怪不得來這里就聞到一股燒火的味道:“我還以為是工地上做飯的味道呢。”

  女工說道:“現在做飯有電飯鍋,燒菜用煤氣爐,誰還搭灶燒火啊?又臟又累的。”

  趙寶萱汗:“我沒來過建筑工地。”

  不過每天晚上在坑底燒火這一說她很贊嘆,這是消毒殺菌的土辦法,特別管用。

  在古代的雨林部族里,懂得用火來驅散霉菌的人,往往可以當上首領或者管事的人。

  “你們工頭什么都懂啊!”

  女工點頭:“可不是嘛,牛叔開工的時候宰了十頭大肥豬十只羊一百只雞拜土地爺。”

  趙寶萱嚇一跳,這法事還真是大陣仗,比播出來的奠基儀式隆重多了:“沒請人跳神舞?”

  女工笑了:“請了,跳的真好看。”

  


  (http://www.nnfnoq.icu/book/28035/49583844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