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私房孟婆湯 > 第二十一章 幺八

第二十一章 幺八


  在鼠群甫一出現的那刻,趙寶萱就把臉埋在了張無為的胳膊上。

  有一只老鼠從她腳背上躥過,她更是寒毛豎立,只想著但愿此起彼伏的尖叫聲里自己不是最大聲的那個。

  張無為輕輕動了動胳膊:“老鼠已經跑光了!”

  趙寶萱不肯抬頭:“還有沒有爬行動物?”

  張無為問:“你說是有腳的還是沒腳的?”

  趙寶萱的手抓得更緊了:“都有。”

  張無為看看腳下:“是,都有,它們看著你呢。”

  賽文道:“寶萱不要害怕,我找工具打死它們。”

  趙寶萱尖叫著抬起頭制止:“不能打死它們。”

  她抬頭的動作太猛,安全帽掉到了后背上。

  賽文把頭一歪,目光在地上一掃,迅速看回趙寶萱,眼神很無辜:“它們倒回去了。”

  趙寶萱已經從賽文和張無為的淡定反應中,確定井眼里并沒有再跑出什么她以為的那些爬行生物。

  是她腦補太過了么?

  張無為看著趙寶萱慘白的小臉,問:“你還走得動嗎?我們現在回去。”

  趙寶萱看看四周:“我想在這里等韓大爺。”

  剛才牛堅強哇啦哇啦的打電話,找的就是那個會做法事的地師。

  她想親眼見一見懂得民間祭祀的人,或許能打聽到一些她不了解的東西。

  張無為搖頭:“機器壞了,我要另外找專業打井隊過來,還要聯絡其他部門,確定一下明天的進展。”

  趙寶萱以為張無為不明白她的想法,定了定神,小聲解釋道:“這里可能真的有墓室。”

  那個老郭的哀嚎她聽得一清二楚。

  張無為一怔:“你不害怕了?”

  都長在他胳膊上了,還有膽子留下來?

  趙寶萱飛快地答:“怕!”

  又怕又想親眼目睹,所以想有個認識的人作伴。

  張無為:“……我不可能在這里等著。”

  趙寶萱眼中一陣失望,扭頭看了一眼大步朝他們走過來的牛堅強,咬咬嘴唇:“沒事,我自己在這兒也行。”

  張無為:“……”

  她這是還沒反應過來在他手下當助理呢,已經不是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時候了。

  牛堅強汗流浹背,步子急,神色更急:“張總,電梯用不了了,麻煩您走逃生梯上,上去,等你們都上去了,我的人再走。”

  張無為問:“什么時候?”

  牛堅強結結巴巴的:“不,不知道,已經叫電工去搞了。”

  張無為眉頭一皺,環視工地四周:“賽文,我們上去看看電源總閘。”

  幾臺升降機應該是獨立電源,鉆井機一壞,升降機居然同時用不了,莫不是電工也是游擊隊水平的?

  賽文點頭,用外語說道:“這些人也太不專業了,報廢個鉆頭斷個電源就嚇得六神無主,這工程能做好嗎?”

  張無為面色冷峻。

  事情比他想象的要嚴重。

  本以為是個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斷電沒什么,接上就是,跑出老鼠也不稀奇,驅走就是。

  工頭慌慌張張的應對方式引起了他的不滿——專業的工程遇到了問題居然找非專業人士處理!

  這已經超出了他忍耐的底線。

  還有什么是這些人做不到的?

  此刻他最擔心的就是這些人給他檢查的材料跟實際施工用的材料不符。

  “正好趁著這個小事故,再去核查一遍。賽文,你我各自拍照,做好記錄,回去討論。”張無為看著牛堅強,換了國語,冷冷的道:“帶我去電工那里。”

  牛堅強都快哭了,一把一把甩著腦門上的汗:“是是是,走這邊,這邊結實,走十幾個人沒問題。”

  張無為聽出話里隱藏的問題,忍著怒氣瞥了一眼牛堅強,帶頭朝逃生梯走去。

  趙寶萱被突然就冷了臉的張無為嚇了一跳,忘了松手,就這么跟著走了,一看到逃生梯就腿軟了:“為伯,我……我還是等升降梯修好了再上去吧。”

  逃生梯是用廢舊鋼管綁了沿著坑壁搭的斜面梯,梯面只有五十公分寬,鋼管之間還有很寬的縫隙,沒有扶手。

  這哪是逃生梯啊,根本就是懸崖邊的棧道嘛。

  別說三層樓高,就是一層樓高她也不敢走。

  分分鐘眼花掉下來的節奏啊!

  張無為不容置喙:“把背包摘下來給賽文背著,我抓著背包帶,你扶著我的胳膊,只看墻壁,我跟在你后面。”

  他沒法放心的等電工修電閘,誰知道修不修得好呢。

  萬一是趁他們等的機會把偷工減料的材料換回來呢?

  這都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趙寶萱既不明白牛堅強的恐慌,也不明白張無為的怒火,還在結結巴巴的試圖留下:“為伯,我去問問那個鉆井的師傅出了什么事,他看起來不是在心痛他的鉆井機,他好像是害怕觸了什么霉頭。”

  牛堅強伸出兩個巴掌亂搖:“沒沒沒什么,快上去吧,這里熱,到處是泥巴,上去車里有空調。”

  這是實話,為了減少揚塵,工地上隔一陣就要灑水,在工地上走幾步,鞋底都是厚厚的泥巴。

  張無為懶得聽他們廢話,直接拽了趙寶萱的背包扔給賽文,連推帶抱的把她給弄到了地面上,塞到了車里:“在這里等著,不許亂跑。”

  說完甩上車門就走了。

  他這么做不是關心小助理,是擔心牛堅強乘虛而入,從趙寶萱這里打聽他的喜好,想辦法求他高抬貴手。

  趙寶萱癱在后排座椅上,閉上眼睛歇了好一會兒才坐起來,掏出了望遠鏡。

  老郭依然蹲在打井機旁,腦袋都快埋到褲襠里。

  想起老郭喊的那些話,她轉向打井機,去找幺爸和幺爸敲的鬼門。

  找了一圈,也沒看到人和門。

  再看,纜繩上的刻度,標著紅色的刻度線,大約是一米一格。

  她靈犀忽至,幺爸,其實就是幺八?十來米深的坑,加上八米的線,幺八就是十八米,是鬼門的位置!

  鉆井機的鉆頭不是鉆到石頭壞掉的,是因為敲到鬼門了。

  所以老郭才這么害怕!

  老郭是怕鬼去找他算賬!

  天啊!

  趙寶萱被自己的大膽揣測驚呆了。

  


  (http://www.nnfnoq.icu/book/28035/4955959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