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私房孟婆湯 > 第三十一章 事出有因

第三十一章 事出有因


  王翠郁在趙青山的左一回幫著打聽右一回偷偷透露縉村不為外界所知的古老儀式的某些細節之后,終于確定自己是鬧了個大烏龍。

  縉村的祠堂的的確確供的是孟婆,但是莫芝帶她們去縉村作客,真的是出于純粹的感激和友好,只是礙于不足道與人知的規矩,才不得不對她們隱瞞,而且在王翠郁她們幾個不告而別之后,莫芝自愿承受了村里對她的處置——留守在孟婆堂到死都不能離開。

  這事是趙青山在半年之后才無意中說出來的:“他們村守祠堂的女仙,聽說是村里唯一讀過高中的女學生。”

  王翠郁聽說的時候心都涼了,只能假裝不知道:“這是與時俱進吧?這年頭做什么都得要有文化,是吧?縉村以后總是要跟外界打交道,有個年輕人管祠堂,說不定可以跟國際接軌。”

  趙青山很同情的:“這跟關在牢監里有什么區別啊?不出村還能在山上田里走動走動,當女仙就連祠堂門都不能出。”

  縉村的祠堂,趙青山沒資格進去,但他從門口遠遠望了一眼,在做法事或者祭祀的時候,那就是一個投胎儀式的完整過程,女仙么,就是擔當孟婆的角色。

  而孟婆,自然是不能過奈何橋的。

  王翠郁暗自神傷了很久——她覺得莫芝的選擇是由她不懂事造成的——如果她當初沒帶著幾個同學跑出縉村等到莫芝來找她們就好了誤會早就解除了。

  她聽趙青山一回一回的幫她打聽到更多的細節時,越發確定是自己斷送了莫芝的人生和夢想。

  曾經,莫芝跟她們說過,要憑著自己的知識改變縉村婦女的人生。

  可是,聽到的越多,她越不敢提起自己去過縉村的事,愧疚感一次比一次重。

  ……

  這些往事,王翠郁沒有對女兒和盤托出,尤其是在孟婆像前許愿的事,是屬于她自己的秘密,至今只有她自己知道。

  面對女兒好奇的眼神,王翠郁盡量的輕描淡寫:“我上學時對縉村的那點好奇心,在聽你爸跟我說了之后,就特別害怕。”

  趙寶萱興致盎然的緊追不舍:“媽,你就是聽我爸說一說就夢到鬼門關了?鬼門關是什么樣子的啊?跟豐都景點那里一樣的?”

  王翠郁苦笑:“嗯。”

  趙青山把燉好的甜品端出來,順口接話道:“我跟你媽旅游結婚就是去的豐都,你媽說跟她夢見的一模一樣。”

  趙寶萱:“……!”

  這是什么神操作!

  害怕就算了,想驗證也情有可原,那也不能挑蜜月時候去吧?

  “媽,”趙寶萱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你不會是蜜月里就懷上我了吧?”

  雖然她的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但是她的歲數和爸媽結婚紀念日的事實在那兒擺著。

  這才是重點!

  趙青山非常心虛的看了老丈人一眼:“我們就是在那里路過一下下,主要還是去樂山去青城山去都江堰,去了不到一個星期就回來了,我還要做事唦。”

  王恩正恍然大悟:“怪不得小翠那時候脈象不對,哎呦,你們兩個人哪,太不負責了!”

  旅途勞頓外加受到驚嚇,胎兒會有先天性的不足!

  回來還不說實話——王翠郁在整個孕期就頻頻有留不住的跡象,害得他使出了渾身的解數給女兒保胎。

  這二十多年,他竟然被女兒女婿聯合騙了!

  王翠郁面對父親的指責和女兒的揶揄,郁悶極了,她發現自己懷孕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想去醫院打掉,可誰讓她有個醫術高明的爹呢?

  “爸,是你拍著胸脯保證說一定會讓王家的外孫女平平安安落地!”王翠郁控訴道,這二十多年她整天提心吊膽謹小慎微的,太不容易了:“你還找了邱師傅開了宮廷秘方給我!”

  王恩正用右手背啪啪的敲著左掌心:“要不然寶萱能有這么健康?”

  趙寶萱聽明白了:“原來我真是在鬼門關走了好幾回的呀?媽,你是不是夢見在鬼門關撿了個孩子?”

  臥槽啊,別人媽媽懷孕不是夢見星星啊龍啊就是鮮花啊果子啊?

  果然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王翠郁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其實吧,我覺得那也不叫鬼門關,我夢見的是個好高大的牌坊,就跟青城山那里看見的山門是一模一樣的。”

  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從門里走出來的那個抱著嬰兒的阿婆,那雙眼睛跟縉村的泥塑像,一模一樣!

  阿婆把嬰兒放到她的懷里,還跟她說“是個女孩,要送回來給我當差的”,當時就把她給嚇醒了。

  趙寶萱看著王翠郁一副心有余悸的表神情,突然笑起來:“媽,怪不得我要學考古,原來我是仙人投胎,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上大學的時候,其他系的同學都打趣說考古系就是名正言順的刨人家祖墳的。

  原來自己偷偷摸摸的瞞著爸媽轉系,還是有淵源的!

  根子在親媽這里嘛!

  王翠郁真是有苦難言:“唉!”

  趙青山心疼了:“小翠,別嘆氣,喝點甜湯。寶萱,你也喝一點,這么晚了,別聊這些了。”

  胃不和則臥不安,是岳父大人最常說的一句話,玉廚館的私房菜有一部分藥膳也是用于調理脾胃的。

  心情不好就吃不下,吃下了也吃不消。

  趙寶萱急忙道:“好好好,我就問最后一句哈,媽,你夢見的鬼門是在地下多深的地方啊?”

  王翠郁被問愣了,顯然不曾想過這個問題:“我沒留意。”

  在夢里,好像只記得那對亮閃閃的眼珠子,能定住人的魂魄一般。

  趙寶萱提示道:“媽,今天工地上請的那個鉆井師傅說是幺八,地下十八米,可我覺得不對,大劇院工地那里以前是個小山丘不是平地,鬼還知道一米一層?古時候不是只有尺和丈的嗎?是不是縉村人知道哪里有地下城?比如說古時候用來避難的?”

  趙青山答道:“寶萱,你媽就是做個夢,改天爸爸替你找縉村的人問問,他們現在每年的七月半還是會請我去。”

  


  (http://www.nnfnoq.icu/book/28035/49286230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