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玩家超正義 > 第十八章 開心嗎,朋友?

第十八章 開心嗎,朋友?


  安南在掙脫那三個人的圍困后,第一件事便是全力沖到那兩個持有線膛槍的傭兵身邊。

  此時戰斗剛剛開始,他們還有著“或許能逃掉”的僥幸心理,所以顧忌著安南的身份而不敢對他開槍。

  他們兩人換成了劍,想要把安南砍翻然后再撤……畢竟一發鉛彈入體,實在太容易出人命了。

  但他們沒有關注最開始安南那邊的戰斗,因此也完全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甚至僅僅只是單手持劍。

  而安南沒有任何猶豫,直接用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量將那兩個有槍的傭兵手中的長劍彈飛,而后將其快速斬殺。

  【在戰斗中擊殺無階敵人,獲得公共經驗21點】

  【在戰斗中擊殺無階敵人,獲得公共經驗24點】

  從安南發起沖鋒到彈出經驗提示,整個過程不到十秒。

  剩下就只是一場屠殺。

  在那兩個持槍的傭兵被安南強行擊殺之后,民兵們便已然不再畏懼,士氣一下就漲了起來。

  傭兵們這才意識到不對勁,分出了幾個劍術最精良的老傭兵前去一起攻擊安南,也不敢再留手了。

  但這個時候已經晚了。

  安南其實也只是畏懼那兩把槍而已。

  他所掌握的近衛劍術,是一種在小規模戰斗時能發揮更強性能的劍術。尤其擅長一對多或者多對一的近身非移動戰。

  四個人圍上來,也只能與安南打個均勢。但在這個時候安南就會欺身上前,突然將劍換到左手、右手一掌就拍過去。

  無論拍在對方身上隨便什么地方,都能讓對方立刻出現明顯的破綻,反手就能將一人擊倒或是擊殺。被這樣放倒了兩個人之后,安南則干脆將劍在左右手之間來回換手,逼迫對方不得不留心他的近戰,結果反而暴露出了巨大的破綻。

  幾個來回,他們就全部被安南擊倒。

  然后安南松了一口氣。

  他一回頭,發現民兵團那邊也干掉了兩人。這讓安南心中一下就有了緊迫感——

  別搶老子人頭!

  安南立刻發出命令。

  稚嫩而威嚴的聲音響起:“優先接手被我擊敗的敵人!把他們都控制住!

  “把馬驚走,別讓他們跑了!”

  接到安南的命令,那群民兵在最開始的茫然之后,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他們的第一反應,就是先派人把那兩把槍撿走。

  看到他們理解了自己的戰術意圖之后,安南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不再猶豫,再次發起沖鋒——

  鏘!

  一聲尖利的銳鳴聲過后,一位年輕傭兵手中的長劍被蕩開。他整個人也失衡前傾。

  僅僅一輪交手,他便被安南在偏斜了自己的攻擊后,迅速拖入失衡的狀態。而后安南一劍貫穿了他的胸口。

  看上去就像是對方自己送過來的一樣。

  剩下每一個傭兵,幾乎都在幾個回合內被全力攻擊的安南擊倒在地。

  只要有人被斬殺,或者暫時失去戰斗能力,安南就立刻離開他們身邊,讓民兵接手。而他則立刻再去面對剩下的敵人。

  很快,就只剩下最后一位年輕傭兵還存活了。

  安南一邊與他交手,一邊隨口問道:“之前那個喬爾所說的東西,你知道具體細節嗎?”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那個傭兵滿頭大汗,一邊后退一邊哆嗦著答道:“我只是被他們抓過來的……”

  對方還沒回答完,安南便猛然踏步上前,用力橫向揮劍、直接彈飛了對方的武器。

  隨后他一擊前刺貫穿了那個年輕人的腹部。

  “可惜了。”

  安南嘆了口氣:“你說你知道多好呢?”

  說著,他將刺穿年輕傭兵腹部的短劍向后抽出。對方的身體也無力的向前傾倒,向安南跪了下來。

  等傭兵跪倒在地后,安南便干脆利落的一劍刺出,貫穿了對方的眼眶。

  安南眼前很快浮現了提示:

  【在戰斗中擊殺無階敵人,獲得公共經驗7點】

  戰斗結束了。

  安南滿意的吐出一口濁氣,露出一個愉快的燦爛笑容,把短劍慢慢抽了出來。

  之前在副本里殺了好多人,卻都沒有拿到經驗。這一度誤導了安南,讓他以為自己只有通關副本才能得到公共經驗。

  原來在副本外殺怪是有經驗的,你早說嘛……

  安南提著前半截反射著紅色光芒的短劍,笑瞇瞇的逼近了幸存者們。

  包括最開始被安南凍傷的里昂在內,一共只剩下了五個活口。

  看著安南離他們越來越近,這些傭兵和民兵們都瞬間安靜了下來。以恐懼和敬畏的目光注視著安南。

  “說吧,朋友們。”

  沒有理會那些民兵,安南只是溫聲細語的對他們說道:“誰能把羅斯堡子爵的秘密告訴我?”

  傭兵們只是顫抖著,一言不發。

  于是安南小伙露出了悲傷的笑容。

  他走到最前面的那個傭兵身前,把劍平放到他的肩膀上,如同為騎士授勛一般溫和的問道:“朋友,你知道嗎?”

  “我……我不太……”

  那人只是茫然的注視著安南。

  對視之后,安南很快確信對方什么也不知道。

  他不再猶豫,一劍將其梟首。

  溫熱的鮮血直接灑在了他旁邊的傭兵身上,那人的瞳孔瞬間放大到極限。

  “別這樣啊,可是你們來擾襲我的子民的。怎么搞得像是我是惡人一樣?”

  安南低聲抱怨著,露出營業性的笑容,向第二個人問道:“那你知道嗎,朋友?”

  “我……”

  短暫的三秒沉默。

  然后又是一顆腦袋落地。

  在安南挨個問了一圈之后,他遺憾的發現竟然還真有人知道線索……

  只見被安南凍傷的里昂顫抖著,大喊著:“我知道!我是阿爾文·巴伯安插進來的人,我什么都知道!”

  他已然尿了褲子,哆嗦著連話都說不太清楚。甚至不對自己還能活下去這件事抱有什么念想,眼中只有濃烈的絕望。

  但安南的動作卻停止了。

  他那如凜冬般寒冷刺骨的殺氣突然消失,如耀日升起般冰消雪融,消散的無影無蹤。

  安南的笑容依然溫和。

  他只是拍了拍里昂的肩膀,低聲勸道:“你應該稱呼他為巴伯子爵,這樣很沒禮貌。”

  “是,是……”

  “以后可別當強盜了,會死的。”

  “是……”

  里昂哆嗦著,在安南的手拍到他肩膀上之后抖的尤其厲害。

  不過安南是真的不打算殺他了。

  既然你愿意提供線索,那么你就是好NPC了,我們就是伙伴了。

  伙伴是可以活命的。

  但作為你之前敢劫掠我的領民,敢試圖欺騙我、威脅我的代價……

  “來人,把他右手大拇指砍下來。”

  安南揚聲命令道,聲音清冷而平靜:“然后把他的傷治好,給他洗個澡換身衣服,再帶來見我。”

  見到無人可殺,安南便又檢查了一遍自己的面板,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雖然這群傭兵給的經驗根據自身實力有所不同,戰斗結束之后再殺的人給的經驗也少……但最少的也給他貢獻了三點經驗。

  如今他的公共經驗已經再度回到了84點。

  他從第一個副本中出來時,公共經驗也就只有76點而已。

  這個經驗,應該差不多夠把巫師學徒推到十級了吧?

  他關掉面板,溫和的對里昂笑了笑:“你可以活下來了,朋友。

  “現在,開心嗎?”

  “開……開心……”

  里昂哆嗦著,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答,只能勉強笑著、哆嗦著答道。

  他唯恐這是安南又打算折磨他的預兆。

  但見他如此答道,安南卻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開心就好。”

  然后他就離開了。在民兵敬畏而沉默的護衛中,向著城內走去。

  ……我,我真活了?

  看著安南那幼小的背影越行越遠,里昂心中一松,整個人終于昏厥了過去。


  (http://www.nnfnoq.icu/book/28024/50029532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