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玩家超正義 > 第六十五章 殺意之線

第六十五章 殺意之線


  天色昏暗。

  黃昏將至。

  在越來越大的雨聲中,馬車的車輪破開地上的積水,發出噠噠的聲音疾馳前行。

  最終,馬車在子爵府前停下。

  “真是麻煩您了。”

  一個長相普通、笑容永遠溫和的青年男人打開車門,輕聲道謝:“這么大的雨還來送我。”

  “沒事,杰拉爾德閣下。”

  車夫哈哈大笑一聲:“我在這等你嗎?”

  “不必了,我會讓子爵家的車夫送我回去的。”

  杰拉爾德醫生禮貌的回應道:“這雨越來越大了,您等在這兒或許會著涼。還是請回吧。”

  “沒事,杰拉爾德閣下。這種小事,就算不給錢我也肯定會幫忙的……何況您給了這么多錢,拉誰不是拉呢。”

  車夫對此不以為意:“您這么和善的好鄰居,這世道可不多了。”

  杰拉爾德只是笑笑,撐著傘下了車。

  他慢吞吞的溫聲回道:“那我走了,先生。今夜也向銀幣致敬。”

  “向銀幣致敬,閣下。”

  送走了鄰居車夫,杰拉爾德醫生嘴角依然掛著那溫和的笑容,走到了庭院前。

  四位護衛正躲在檐下,背著槍看守著房門。

  看著杰拉爾德醫生孤身一人前來,其中一位護衛略微遲疑,便走了過來。

  其他護衛們也第一時間警惕的握住了槍。

  那護衛開口便問道:“請問您是大衛·杰拉爾德閣下嗎?”

  他說出這話的時候,手中舉起一個方形的、非常扁的翡翠玉牌,將其對準杰拉爾德醫生。

  杰拉爾德醫生對此沒有絲毫厭煩。

  他只是語氣溫和、字正腔圓的答道:“是的,我就是大衛·杰拉爾德。”

  這話答出,那枚玉牌便閃耀出明亮的白光。

  護衛微微點頭,其他的護衛們也收起了武器。

  “請進吧,閣下。”

  另外一位護衛走過來,向杰拉爾德醫生行了一禮:“我帶您進去。”

  杰拉爾德跟在他后面,笑著開了個玩笑:“我還以為會是賈斯廷來接待我。”

  “……抱歉,閣下。”

  護衛沉默了一會,低聲答道。

  他的聲音隱約有些顫抖。

  杰拉爾德的步伐微微一頓,隨后若無其事繼續向前走著。

  但他的瞳孔中已然泛起透明的波紋,就像是一圈圈散開的湖中水波一般。

  眼前的世界瞬間化為老電視一般的黑白色,而每個人身上都散發著色調和占比不同的彩色光輝。

  ——【意識判定】

  杰拉爾德安靜的打量著他。

  如此強烈的警惕心?畏懼倒不是很強……果然,是有后手嗎?這細微的殺意……呵呵,若非是我早有預料,可能會把它看成是敵意也說不定。

  他對自己之前的推測更為篤定。

  大衛·杰拉爾德作為一名在逃的巫師,已然被黑塔除名,不再直屬于王國官方。而是被軟通緝中。

  也就是所謂的“黑巫師”標記。

  所謂的軟通緝,就是并不真的派人來抓他。只把他的名字掛在通緝令上,做一個形式。而杰拉爾德本人則不能過境、不能借貸、不能結婚生子……同時也不享受法律的保護。

  也就是說,詛咒獵人無論是殺死他或是搶劫他,都是不算違法的。但也僅此而已。

  畢竟他只是偷竊了咒物,還沒有舉行過非法獻祭、也沒有殺過什么人,只能姑且判斷為“有可能會造成危害”。自然也不會專門分人來抓他。

  尤其他還是奪魂學派的巫師。屬于來一個打不過,來一群能跑的類型,更懶得在他身上浪費寶貴的人力。

  但杰拉爾德肯定是要提防那些詛咒獵人的。

  他們巫師只要在維持法力均衡的情況下,不停的使用法術,就能不斷增強實力。獵人一系的職業,在和平年代想要快速提升實力無疑是非常困難的。

  因為他們要獵殺其他的超凡者。

  這些通緝令,實際上就是專門寫給獵人們的。幾乎就是跟他們明說,“你們只能去殺這些人,只有殺這些人不算殺人罪,而且還給賞金”。

  就算是杰拉爾德,也是會畏懼獵人的。

  鬼知道獵人能組合出什么奇奇怪怪的能力。

  這個時代的超凡者們,通常都接受過良好的教育。他們在入階之前,就會試圖規劃一套能自成循環的能力體系。而得到青銅階的咒縛后,便基本會開始決定自己要走的道路。

  這樣可以在有限的“自身詛咒容量”——也就是升級自帶的技能位數量的限制下,達成最完善或是最極端的個人能力。

  但無論如何,這些技能都是有跡可循的。

  想要得到其他能力,只能依賴于臨時咒縛、或是咒物,或是通過繼承他人的咒縛得到隨機的額外能力。

  而獵人完全不同。

  獵人只要殺死超凡者后舉行簡單的儀式,就可以掠奪到對方的一部分能力,可以臨時啟用。

  所以獵人身上的能力都非常雜亂。雖然每個獵人都有非常致命的缺陷——也就是他們的殺人方式各自受限。

  但獵人向來都是以暗對明,只有獵人調查超凡者的份,哪有提前調查殺手的道理。

  杰拉爾德的應對之法,除了一直保護著他的咒縛“吾不在此”之外,便是每過一個小時左右,就短暫開啟一個簡單的法術:

  ——【意識捕捉:殺意】

  杰拉爾德眼底的水波一凝,瞳孔中深紅色的光輝一閃而逝,僅僅持續了短暫的一秒。

  而在這一秒中,他便清晰的看到一條極細的線從子爵府中指出,另外一段則系在自己身上。

  ……呵,果然。

  杰拉爾德微微抿起嘴角,眼神一冷。

  這是奪魂系法術的前置法術。

  “意識捕捉:殺意”可以讓杰拉爾德發現第一時間發現,對他有明確殺意的人在哪個方位。

  就好比是心靈探測器一樣。

  凡是有人試圖拿槍瞄準杰拉爾德,他意識中就會立刻浮起一條指示線,瞄回指向他的那個人。

  即使在“意識置換”和“意識流失”的法術范圍外,也能大致知曉敵人來自哪個方位;只要出現在視野范圍內,就能第一時間將其鎖定。

  他們在青銅階段的主要戰斗方式,就是捕捉對方浮現出來的某種意識,然后將其捕獲并轉移給另一個人、或是將其縮減或是引爆。

  直到他們抵達白銀階,才能擁有直接殺傷能力。

  但如果只捕捉而不干擾,同時僅僅局限于殺意……那么只要秒開秒關,就意味著它幾乎不會消耗秩序法力,也不太可能會被其他人的反偵測類的法術或是能力察覺。

  才剛剛抵達子爵府,他就看到子爵府內有一道殺意,非常明確的指向自己。

  子爵果然是想要動手了嗎……

  杰拉爾德看向那個方位,嘴角微微上揚。

  那個人,應該就是巴伯子爵。

  他能感受到,對方身上沒有多少詛咒,應該是個普通人。

  而杰拉爾德非常確信,他根本沒有得罪過其他普通人。

  ——在平時生活中,他處事會非常小心。

  他從不與人為敵、疏遠與他人的關系,始終保持和善,甚至到了近乎謙卑的程度。而可能會與他為敵,對他產生殺意的普通人,都會被他無聲無息的殺死。

  如此一來,就可以最大程度的降低搜尋誤差。

  整個子爵府中的所有人,杰拉爾德根本沒有交往過。

  這是他抵達羅斯堡之后,就已經想好的策略——他只和超凡者來往,如此就能清晰的意識到什么時候子爵對他產生殺意。

  什么時候產生殺意,他就什么時候準備跑路。

  四個小時前,他偵測到子爵府方向傳來一道來自普通人的殺意。那只能是來自于巴伯子爵……因為其他人根本沒機會認識他。

  是的,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杰拉爾德臉上浮現出燦爛而自信的笑容。

  “子爵打人已經久等了吧。”

  他溫和的說著,眉目低垂。

  他已經做好了在開門的瞬間,就使用【操控人心】,將子爵的意識完全剝奪的準備。

  而他身邊的護衛,卻突然怔了一下。

  他心中猛然涌現出恐懼與驚慌,隨后強自鎮定的答道:“子爵大人暫時不在。他很快就會回來,還請稍后。”

  “……什么?”

  杰拉爾德愣了一下,還差三四步就走到正門前的步伐也停在了原地。

  他沒有使用法術,僅需專業常識就能判斷,護衛的這句話的確是實話。

  如果說,子爵不在家。

  那么門后那個對自己有殺意的人……又是誰?

  杰拉爾德第一時間,便扭頭向身邊的護衛輕聲念出了自己設定的關鍵詞:

  “看向我……【病人】。”

  在他說出【病人】這個關鍵詞的瞬間,杰拉爾德眼中瞬間綻放出一陣彩色的光輝。

  護衛對此卻沒有絲毫反應。

  “告訴我,你們的子爵大人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子爵大人打算把你和杰蘭特領主都騙到這里,然后點燃黑火把你們都燒死在屋里。”

  護衛流暢的答道:“而他與管家大人已經前往了郊外的酒莊——”

  “五秒后向那扇門射擊!”

  杰拉爾德毫不猶豫打斷了護衛的話,伸手指向剛才殺意之線的另外一端,向護衛命令道:“擊殺所有從門里出來的人!”

  同時,他立刻向外撤離,拔腿就跑,準備去門口再控制一批持槍護衛,掩護自己逃離。

  而被他奪取意識的護衛則是毫不猶豫,拔出線膛槍——


  (http://www.nnfnoq.icu/book/28024/49602291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