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玩家超正義 > 第七十四章 你這用力過猛了啊

第七十四章 你這用力過猛了啊


  “我想您對我們的羅斯堡會有一些不好的看法,但我想說的是,那些都是誤會。”

  弗迪南德板著臉,一本正經的說道:“事實上,子爵大人在一個月前,就已經被這個危險而邪惡的黑巫師所操控。直到剛剛,您英勇的擊殺了他,子爵大人才能得以解脫。

  “無論是之前招募傭兵掠奪凍水港,亦或是試圖用黑火襲擊您。毫無疑問,都是這個通緝犯的所做作為!”

  男人義正言辭的斥責道。

  是是是,子爵清醒之后就直接把你召喚到了郊外的莊園里去,緊接著你就帶著這些警員們用一生一次的瞬間移動能力直接傳送了回來,我都懂我都懂……

  安南只是點點頭,態度溫和的示意他繼續自己的表演:

  “您想,大人……我不是說凍水港太過貧窮,但子爵大人他,可是掌控著整個羅斯堡。他可沒必要劫掠凍水港啊……您說是吧?”

  弗迪南德一臉痛心疾首,非常嚴肅的低聲說著:“至于黑火——那就更過分了。誰不知道黑火是絕對的違禁品?更不用說子爵大人以前是在戰場上拼殺過的……

  “而且杰拉特大人,您或許不知道……巴伯子爵與您的祖父關系非常好。他們是一起上陣殺敵的親密關系,甚至互相救過對方的命。他對您來說就像是您的親生祖父,不可能試圖謀害您的。”

  ——你再罵?

  你說清楚,誰是我祖父?

  安南臉上的笑容變得更溫和了。

  一旁的玩家們聽到弗迪南德的解釋,卻有不少人開始猶豫困惑,拿不定主意了。

  他們覺得弗迪南德的說法,似乎也有那么點道理……

  “那我大概就知道了。”

  安南的表現倒是非常平和。

  他只是呵呵一笑,瞇著眼睛溫和的說道:“也就是說,子爵大人的意思是,我們要不計前嫌的團結在一起,做我們的好鄰居……我也依然可以是你們的領主,對吧?”

  “正是如此。”

  弗迪南德雖然覺得安南這話有些銳利,但似乎從中聽到了些許服軟的意思,不禁松了口氣。

  就算自己被諷刺兩句,說兩句不陰不陽的怪話也無所謂。

  只要事情能辦成就好。

  真是謝天謝地……雖然領主大人年紀很小,但果然各種潛臺詞還是能聽得懂的。

  巴伯子爵的態度很明確。就是我的說法擺在這里了,我不管你是信還是不信,但你“可以相信它是真的”,也因此,之前的諸多不愉快就都可以翻篇不計。

  安南忍不住笑了出來,像貓一樣瞇著眼睛。

  他感到源源不斷的愉悅感從心底涌出——

  所以說,人類是真的有趣。

  ……他這種近乎傲慢的自信,究竟是從哪里來的呢?

  “看起來,我似乎只有這條路可以選了呢,弗迪南德先生。”

  安南禮貌的回應道,臉上的笑容愈發柔和親切,令人一望便生好感:“子爵大人的善意,如果我不接受的話,未免就太不知趣了……”

  “哪里哪里。不會的,子爵大人是很和善的人。”

  弗迪南德也只是友善的笑著,把安南剛剛的話當成了孩子的置氣之言。

  畢竟還不夠成熟啊……

  見到安南向自己伸出手來,弗迪南德也連忙躬身回應,握住了安南的手。他那棕褐色、布滿裂紋與老繭的大手,仿佛能一下就將安南的手腕捏斷一樣。

  “不過呢……”

  安南的聲音突然壓低了幾分。

  弗迪南德沒太聽清,有些茫然的重復道:“什么?”

  “——我恰好是一個不那么知趣的人。”

  安南的聲音突然冷淡了下來。

  雖然不知道正常人在這個時候該不該生氣,但安南認為這個時候可以適當的表現強勢一些。

  他一下睜開了雙眼,那冰藍色的瞳孔之中沒有絲毫笑意:

  “所以,我拒絕。”

  恐怖的危機感瞬間爆發!

  弗迪南德頓時毛骨悚然,驚叫出聲。

  他試圖將手從安南的手中抽離出去——雖然這樣的敘述有一種失衡感,但安南那纖細而柔軟的手,卻像是臺鉗一般緊緊鎖住了弗迪南德副警長的手腕!

  下一刻,難以言喻的極寒氣息從安南掌心侵蝕而去,眨眼之間弗迪南德手臂上便以結起了一層薄霜。

  他的兩條手臂,立刻失去了知覺!

  安南對自己的偷襲沒有絲毫愧疚之意。

  看在弗迪南德多少身為副警長的份上,安南沒有絲毫考驗他槍法或是劍術的想法。

  即使面對這樣一個沒有入階的普通人,安南也是謹慎起見,直接偷襲起手。

  在凍住弗迪南德的瞬間,手優雅的從挎包上掠過,一把閃耀著寒光的剔骨刀飛入他的掌心之中。

  隨后安南踏步向前,手中綻出一圈猩紅色的刀光——

  眨眼之間,弗迪南德副警長的頭顱,一個照面便被安南直接斬落!

  “動手!”

  安南揚聲令道。

  之前還和那些在象征性救火的羅斯堡警員們,態度友善的聊著天的玩家們,瞬間就變了臉。

  他們很快意識到發生了什么——

  但他們根本沒有過問安南如此突然的決定、沒有討價還價、沒有絲毫質疑,甚至執行命令的時候都沒有半分猶豫。

  在聽到命令的瞬間,他們便將武器拔出。

  如同最精銳的雇傭兵,又像是毫無感情的殺手一樣,向著之前還在閑聊的治安衛隊們發起了無比猛烈的攻擊!

  都帶著槍與劍的治安衛隊們猝不及防之下,便被玩家們直接偷襲殺死了超過半數,而且死亡數還在不斷擴大。

  但一個偽裝成警員的槍手,卻是毫不猶豫的掏出槍來,瞄準了安南!

  旁邊有玩家注意到了他的存在,但已經攔不住了。他只能把自己的武器向著槍手扔了過來,直接貫穿了他的頭顱!

  但那個槍手在死前,已然扣下了扳機!

  “小心!”

  酒兒的高呼聲傳來。

  下一刻,她毫不猶豫從旁邊全力沖來,一頭撞進了安南懷中,把安南大力推開。

  她的后背猛然綻出一團血花。

  只見一枚鉛彈精準無比——或者說非常湊巧的射入了她的肺部。

  如果她沒有將安南推開,這一槍應該正好命中安南的心臟。

  酒兒一下咳出血來,看到自己的健康度瞬間驟減五分之四……但不等她跪倒在地,陷入瀕死狀態,安南就直接將她攙扶了起來。

  “酒兒!酒兒!你沒事吧!”

  安南緊皺眉頭,一臉著急的猛烈的搖晃了兩下酒兒,順利的把她剩下的那點健康度直接搖沒了。

  酒兒當場咳出一口血來,原地去世、當場刷新。

  她再度睜開眼來,看到自己的健康值已經恢復了百分之百。肺中的那枚鉛彈也已然消失不見。

  但酒兒看到安南眼中隱藏著怒火與擔憂,頓時心中一動,有些虛弱的咳嗽了兩聲,伏在他身上氣若游絲般的說道:“我感覺……少爺……我可能……快不行了……”

  安南下意識的看著她頭頂上滿格的血條,略微沉默了一瞬。

  你這演技……

  說是用力過猛都有些委婉……

  嘖,早知道你演技這么夸張,之前砍死那幾個被控制的玩家的時候我應該反應再大一點的。要不我只關心你,不關心他們,總覺得哪里不太對……

  算了,也行吧。不算是什么太嚴重的邏輯硬傷,不求能糊弄玩家們,只要能糊弄住薩爾瓦托雷和可能在看著這里的其他人就成。

  ……不過還得稍微調整一下背景設定。

  安南心中嘆了口氣。

  起碼這姑娘不是傻子,知道搭戲就不錯了……

  安南臉上表情連番變化,最終定格為一副痛苦到近乎憎恨的樣子,緩緩跪倒在地,將酒兒平平放在地上。

  他猛然抬起頭來,冰藍色的瞳孔之中仿佛燃燒著火焰。

  但他并沒有歇斯底里的大聲嘶吼,也沒有發出毫無理智的咆哮。那像是受傷的幼獸一般的樣子,甚至讓酒兒心中一顫,隱約感覺有些后悔,自己不該裝成這個樣子占他便宜……

  然而她心中也隱隱有所觸動。

  并非是被游戲劇情所感動,也不只是因為安南的容貌才喜歡上他……而是一種來自心底的悸動。

  看著一個人為自己而著急、為自己而恐懼的樣子……

  她一時忘記了要繼續哀嚎痛呼,而是專注的、怔怔的看著安南的表情。

  隨著安南沉重的呼吸,灰白色的霜氣漸漸再度從地上泛起。剛剛開始融化的地面以安南為中心再度開始結冰。

  這時,閉著眼睛、收斂心神專心轉化黑火的薩爾瓦托雷,才突然睜開眼睛,有些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

  剛剛是……槍聲嗎?

  然后他回頭,就正好看到安南扶著自己的侍衛跪倒在地的樣子。

  見到這一幕,薩爾瓦托雷的瞳孔猛然一縮,身體一顫。

  他的右手下意識的握住了放在兜里的錘子,不知如何是好。

  ……又、又發生了什么?


  (http://www.nnfnoq.icu/book/28024/49544901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 贵州快3遗漏一定牛 浙江体彩6十1选号工具 11选5博彩公司 河北省11选五 广西快乐十分公式 广西十一选五兑奖表 股票 入门 伊利股份股票分析报告 内蒙古快3开奖直播 二分时时彩全天计划 深圳风采2011033期 时时彩软件之家 股票指数买卖规则 黑龙江11选5任选5最大遗漏 彩票投注平台官方下载 有陕西快乐10分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