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玩家超正義 > 第七十五章 怎么還有自己忽悠自己的

第七十五章 怎么還有自己忽悠自己的


  ……到底發生了什么?

  剛剛不是看上去挺友好的嗎?

  怎么一轉頭又打起來了?

  那個叫酒兒的小姑娘怎么突然重傷了?唐璜是被刺客襲擊了嗎?刺客現在在哪啊?怎么警員全躺了啊?是誰先動手的啊?

  我才剛完成一次轉化,也就才幾秒鐘啊?怎么眼一閉一睜的功夫,整個局勢又變動了?

  薩爾瓦托雷一臉茫然,右手緊緊攥著“骸骨公的血肉扳機”,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不清楚自己該干什么?

  怎、怎么回事,這種只有我不行的感覺……

  薩爾瓦托雷腦中一團亂麻,干脆放棄了思考。

  “唐璜!怎么了!?”

  他大聲喊著,快步向著安南沖了過來:“酒兒姑娘沒事吧?”

  “……不,沒什么事。酒兒可能是被嚇到了,但其實已經沒事了。”

  聽到薩爾瓦托雷的呼喚,安南身上的霜氣也漸漸收斂起來,表情漸漸回歸到那副冷淡漠然的樣子:

  “我只是為巴伯子爵居然敢安排人暗殺我而震怒,并不是為了酒兒的安危而慌亂。畢竟他們現在已經不再算是普通人了,沒那么容易死去……只是酒兒從來沒遇到過危險,所以可能不知道這件事。”

  安南為自己的失態解釋了很多。

  但這在玩家們看來,這幅強行的解釋卻顯得有些蒼白——因為安南看到酒兒倒地的一瞬間,當真是面色一白、眼中流露出幼獸般的驚慌、狂怒與恐懼,甚至手都開始顫抖起來,那副樣子惹人心憐。

  你剛才明明就是真的怕了……

  你怕不是也才想起來,酒兒能復活吧?

  有些玩家們若有所悟。

  從領主大人的反應來看,玩家能復活應該不是一個獨立設定。而是因為之前發生過了某件事,玩家們才能復活……所以唐璜小少爺才會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

  如今的他們,對唐璜已經有了一個明確的認知。

  雖然平時“唐璜·杰蘭特”看起來非常冷淡,但細心的人在一些細枝末節上,仍能看出他的溫柔和善良——毫無疑問,他是故意裝成的這個樣子,目的是為了保護自己。

  然而現在的安南卻令人有些畏懼。

  這股冷漠如同發自內心一般……他應該是真的生氣了。

  但以他的性格,他真的是因為自己被襲擊而發怒嗎?

  還是因為,這個還沒成年的貴族男孩,是因為自己被襲擊卻牽扯到了其他人,才恐慌成這個樣子?

  他為什么對這件事反應這么大?

  一些玩家們若有所思,開始腦補一串能寫至少二十萬字的劇情。

  而閉著眼裝死的酒兒姑娘腦中則已經浮現出了至少二十頁的本子。

  其中一個主角是她自己。

  “什么?”

  薩爾瓦托雷聞言一怔。

  還不等安南回應,他便開口試探性的問道:“是你們家族某種咒物的效果嗎?只要你不死,他們就能很快恢復傷勢,或者類似的效果?

  “你先別回答。如果和我猜的接近,那么這咒物的細節就不要跟我說了,我不聽的。畢竟就算我能為你保密……但我也不一定能守的住我自己的記憶。”

  ……不是,學長你這么自覺的嗎?

  薩爾瓦托雷這話一出,安南反而是愣住了。

  他之前想好的說辭,還沒來得及說呢……

  結果薩爾瓦托雷自己就非常主動的幫安南找到借口了。

  怎么還有自己忽悠自己的?

  這也算自我攻略嗎?

  甚至那些玩家們,聽到薩爾瓦托雷的話,都恍然大悟般的點了點頭——

  原來是這樣的。

  原來我們玩家的復活機制在這個世界是這么個原理啊。怪不得需要保證領主大人的生命安全……

  安南沉默了一會,開口問道:“你是見過類似的咒物嗎?”

  他這話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就算是別人搜查薩爾瓦托雷的記憶,也絕不可能檢測到安南在說謊。

  但他跟在薩爾瓦托雷的話后面如此回答,聽上去卻像是默認了一樣。

  薩爾瓦托雷也沒有意識到他被安南套了話。

  “別因為那個人的神名咒物沒有那么強大,就小看咒物的力量啊。這也只不過是那個人的玩具而已。”

  就是離開了凍水港,但薩爾瓦托雷依然習慣性的將骸骨公稱為“那個人”。

  他皺著眉頭,看了一圈地上治安衛隊的尸體,一邊心里犯愁一邊心不在焉隨口答道:“不過畢竟你沒讀過書……啊,抱歉,我指的是那些關于超凡者的知識。而且你年紀太小,你父親應該也沒和你說過太多……但你如今已經是超凡者了,對這方面有一些概念才比較好。

  “對于‘偉大級’的咒物來說,別說是有限度的死而復生了,哪怕是從遙遠的歷史中復活某個人;或者是從故事中召喚某個角色的程度都能做得到。你想想看,光是隨處可見的噩夢,其力量就足以讓你跨越時間之海回到過去……咒物比這力量更偉大,也沒有什么不可思議的。”

  薩爾瓦托雷說到這里,表情略微嚴肅了一些:“接下來的話,等你成年,你的父親應該會跟你說的。

  “這個世界上最強大……或者說最偉大的幾件咒物,就掌握在各國的統治者手中。或者說,正是因為他們掌握了這些咒物,大結界破碎的時候才會有教派來投奔他們,而不是將他們直接取代。”

  那教國呢?

  是因為咒物過于珍惜,結果被聯手打挺了嗎?

  安南腦中冒出這個疑問。

  “……竟然如此。”

  但他沒有打斷薩爾瓦托雷的思路,只是做出一副“好厲害啊”的感嘆表情,不動聲色的問道:“比神名咒物強大的多嗎?”

  “差距非常大,偉大級咒物的名字本身,就等同于儀式。這個層次的知識,就已經有‘重量’了,不是什么人都能隨便聽到的。”

  薩爾瓦托雷見到安南身上那種冰冷的氣氛稍微下去一些了,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氣。

  畢竟失能巫師很容易因為出現負面情感而逐漸失去感情。他這個時候已經注意到了,自己說的有些多了。但薩爾瓦托雷巴不得多說兩句,讓安南心情稍微好一些,最好忘記剛才的那些不愉快,反正沒有任何人真正出事:

  “不過大致情況,我還是知道一些的。比如說我們諾亞王國的那一件,能力可能與時間有關。不過這個也不確定,只是猜的……畢竟你也知道,王都到處都是鐘塔。多的讓人心慌。這肯定不正常……”

  “先不說這些,”安南突然出聲,打斷了薩爾瓦托雷的話,“這些話,你可以等我回去之后再說。

  “你先留在這里救火吧。雖然子爵府周邊也沒有什么居民住宅……但還是控制一下火勢為妙。”

  “那你們呢?”

  薩爾瓦托雷隨口問道。

  但他剛問出聲,就有些后悔。

  因為他心中突然冒出了一個不妙的預感。

  ……不會他還要搞事吧?


  (http://www.nnfnoq.icu/book/28024/49517154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