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玩家超正義 > 第九十章 對我來說……沒什么所謂

第九十章 對我來說……沒什么所謂


  有薩爾瓦托雷幫忙看守阿爾文的尸體,安南就可以放心的去搜刮一圈了。

  無論是阿爾文的錢財、珠寶,亦或是其他有價值的物品,統統都可以一起帶走。

  當然,這棟莊園本身還是可以給阿爾文的孫子留下的。那些家具什么的,他也就不搬了……

  他之前一直守在餐廳不離開,只是防止尸體一轉眼就不見了而已。

  安南至少要把它安全的運到城里去,要讓那些服從老阿爾文命令的羅斯堡官員們過來親眼見一下。讓他們確定,他們曾經的主子真的已經死了。

  腐夫教會如果知道老阿爾文死了,他們一定會試圖把尸體劫走或是偷走的。

  畢竟它可是活生生的證據。

  當然,如果在安南的目的達成之后,這具尸體讓他們拿走也無所謂。

  ——因為這具尸體本身對安南來說,其實沒有什么特別的用處。

  按照薩爾瓦托雷的分析,它可以用來檢舉腐夫教會,這樣或許可以交好王室。它一旦成為切實的“多子相殺”儀式在進行中的證據,那么王室顧忌到輿論,必須立刻停止相互廝殺……誰在第一時間選擇不放棄仇恨,就會第一個成為“與腐夫教會交好”的嫌疑人。

  但安南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以薩爾瓦托雷的個性與性格,他顯然沒有意識到一件事……

  對國王來說,懷疑一個人、一件事是不需要證據的。

  澤地黑塔并非是完全從屬于王國的勢力,只是因為搬不走巫師塔,而與王國高層有一定程度的利益交換,兩方之間處于一種合作的姿態。

  而澤地黑塔這邊在得知的情報有限的情況下,都能意識到這場繼承人戰爭不對勁,發生的太突然、看起來就不正常……而且還能精確的懷疑到“多子相殺”這個儀式本身,甚至國王陛下本身也知道這件事。

  如果亨利八世真的想要抓出“腐夫教會”,那么辦法簡直不要太多。

  為什么要等到“情報部門找到腐夫教會的相關人員”,才能確定?

  就像是薩爾瓦托雷所說的一樣,他覺得國王陛下應該知道這件事——那么情報部門的專業人士,難道還能不如薩爾瓦托雷嗎?

  他們難道不清楚這件事的重要程度嗎?

  那么,為什么沒有人去徹查呢?

  答案只有一個。

  這件事,其實是被亨利八世默認的。

  他本人并非是“隱約猜到”,而是一開始就知道計劃的全貌。

  但他還有些猶豫,又有些游移不定。他想要舉行儀式、又希望有人來阻止自己……所以才處于這樣的奇怪態度。

  然而,他對于阻止這件事的人的態度是嘉獎或是仇恨,那可就不一定了。

  如果“唐璜·杰蘭特”真的阻止了這件事,并且干脆利落的把腐夫教會揪出來,把他們趕出去。安南可以確定,亨利八世接下來一定會對唐璜本人予以嘉獎;而他的幾個孩子,也必須要對杰蘭特家族第一時間表示友好。

  這是因為杰蘭特家族的特殊性。

  杰蘭特伯爵作為情報主管,本身就代表了國王的意志。杰蘭特家族阻止了亨利八世的永生,就代表就連他們也不希望看到一個永遠在位的君主的誕生……哪怕他是他們的主子。

  這就代表,國王手中的權力,其實沒有他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牢靠而忠誠。

  這樣“聰明的”國王立刻就會收手,裝作從來沒有這件事,以此給自己留下好名聲。

  在這個節點上,誰敢危害杰蘭特家族,就是在反對、在攻擊國王的意志……就說明他們并非是被陰謀坑害的無辜者,而是一開始就借勢想要攻擊自己的兄弟姐妹們,謀奪王位。

  ——雖然他們原本的確也是這樣想的。

  這就是政治的特殊性。

  即使大家都知道一件事、且清楚其他人一樣了解這件事……也就是這件事已經成為了一個強共識。但如果沒有人跳出來聲稱自己知道這件事,那么人們依然會假裝大家都不知道這件事,以此保持某種均衡態勢。

  而那個跳出來說話的人,就會攪動起整個局勢,吸引到所有人的目光。

  如果唐璜·杰蘭特真的做出了這樣的決定,那么就意味著他們得到了新的政治資本,完全可以重新下場、重新站隊。在未來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國王都是不能攻擊、反對杰蘭特家族的。

  也就是將杰蘭特家族拿回來再賣一次……

  哪怕是他們之前支持的長公主,也必須再重新給出一些好處。否則已經回到“公正”的高位勢的杰蘭特家族,完全可以順理成章的叛變到其他陣營中去。

  這就等于是盤活了整個杰蘭特家族。

  但問題是……

  安南并非是真正的唐璜·杰蘭特。

  他始終沒有忘記,自己只是在扮演唐璜·杰蘭特而已。

  ——或者說,他是在扮演“正在扮演唐璜·杰蘭特”的安南·凜冬。

  而安南·凜冬是不會做出這樣的事的。

  就連巴伯子爵都能認出他的身份來,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一旦安南將腐夫教會的事捅出去,只會平白無故的把自己暴露出來。吸引到人們的目光之后,他假扮唐璜·杰蘭特這件事都會立刻被人發現。

  畢竟他們兩個的長相根本就不一樣。

  只是年齡、發色和瞳色有些近似而已……

  而且,還有另外一個影響。

  如果腐夫教會的存在被光明正大的擺出來,那么繼承人戰爭就會立刻停止,誰都不能再起爭端。

  也就是說,之前的犧牲者就白死了。

  比如說……

  唐璜·杰蘭特。

  安南可沒有忘記,他曾經承諾過,要為唐璜復仇……以此作為假扮他的“代價”。

  雖然這項交易沒有任何見證者,也沒有什么擔保人。

  雖然這項交易毫無意義,甚至唐璜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就算知道也無法改變什么……

  但對安南來說,這都沒什么所謂。

  承諾的事就要做到,接下的任務就要完成。

  在過去的人生中,他向來都是如此生活的。

  他現在正需要一個混亂的環境。

  克勞斯一定要殺。杰蘭特家族的背叛者也要殺。三王子自然也一樣要殺。

  如果牽扯到國王,那就殺死國王;如果牽扯出主教,那就殺死主教。

  而且安南相信,他做得到。

  環境越是混亂、矛盾越是尖銳、人與人之間越是充滿懷疑、仇恨……安南那種與生俱來的,能夠洞徹他人心靈的天賦,才能有所用武之地。

  “……稍微,感覺有點興奮了。”

  安南的嘴角微微揚起,垂著眼無聲的笑著。

  他清晰無比的,感受到了自己心底的愉悅、雀躍與歡欣。

  ……或許,他之前不是想要過平靜的生活。

  只是討厭、畏懼于現在的自己而已。他過于清楚的了解自己,因此擔心自己可能會一不小心成為什么了不得的人……負面意義上的。

  但現在,這個問題就可以解決了。

  激烈的思考。激烈的戰斗。激烈的求生。

  ——然后以智謀與勇氣取勝。

  這個游戲……未免太過刺激了。

  對他也太過友好了……

  安南喜歡玩弄人心,喜歡傷害他人,喜歡互相廝殺。

  因為這樣真的會很快樂。

  但他內心的道德標準,卻同時又束縛著他……

  他也喜歡救治傷患,喜歡幫助弱小,喜歡懲奸除惡,也喜歡拯救世界。

  他也想要成為英雄。他也想要得到他人的感激。

  如同一位玩家一般。

  好在,傷害他人與幫助他人,互相廝殺與拯救世界,并不總是會發生沖突……

  那么就是雙倍的愉悅了。

  “惡人啊……我喜歡惡人。”

  安南在黑暗無光的走廊中前行者,低聲喃喃道。他眼底暗藍色的光輝微微閃爍,如同月下的幼狼。

  “倒不如多來一些。越惡越好,越自私越好,越瘋狂越好,越扭曲越好……”

  就像是安南之前告訴玩家們的話一樣。

  ——只因邪惡當前,爾等皆為正義。

  假如我殺死的盡是惡徒……那我便無疑是正義的化身。


  (http://www.nnfnoq.icu/book/28024/49376699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