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玩家超正義 > 第一百零三章 黎明到來

第一百零三章 黎明到來


  “是了,我完全明白了……”

  安南喃喃道。

  目前可以確定的是,那種能夠囚禁靈魂的顏料,是由艾蕾的身體磨制而成的。

  這就是說,艾蕾在第一次儀式進行之后恐怕就已經死了。只是她的尸體還在行動中,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死去……

  那么問題來了,一具尸體又是怎么懷孕的?

  眾所周知,想要得到臍帶,需要在嬰兒出生或是死亡之后。阿莫斯能夠吞下臍帶,說明那個時候嬰兒就已經死了……他為什么要將嬰兒的尸體泡在酒中,而不是丟棄或是摧毀?

  是他不想……還是不敢?

  那個燃燒著彩色火焰的肉球,散發著異常恐怖的氣息。安南基本可以肯定,雖然不知道是男球還是女球,但自己是肯定打不過那個球的。

  在原本的歷史上,是在有多個“業內人士”——也就是官方超凡者的協助下,都死了好多人,才將它制服。

  這么一個死去六個月、尚未出生的死胎,又為何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這一切的一切,都有一個解釋:

  它的父親根本就不是阿莫斯。

  ——而是骸骨公。

  報紙上說,艾蕾·莫里森突然失蹤的時間,是1458年的一月底。

  死胎在腹中孕育的時間,差不多是六個月。

  而流浪的孩子現在正在進行中的這個副本時間,是1547年的6月12日……也就是艾蕾的生日。

  或許是生日這一天,在儀式上有什么特殊含義吧。

  即使流浪的孩子沒有裝病,阿莫斯原本應該也打算讓“艾蕾”前往地下室,舉行這個儀式。在安南通關的那個副本中,可能他吃完生日蛋糕,也就會被帶到地下室里去。

  總之,阿莫斯會在這個儀式中得到屬于艾蕾的左眼。

  而艾蕾躺在骨床上,突然完全失去意識的過程中……

  就已經懷上了骸骨公的孩子。

  一個關鍵的問題在于……每個噩夢,都是超凡者死后留下的詛咒侵蝕世界而誕生的。

  既然噩夢的主視角,是畫師阿莫斯。那么這個噩夢的主人,應該與他有直接關系。

  而這個噩夢的標配難度是扭曲。

  也就是說,這個噩夢中最高等級的戰斗,需要黃金階才能完成……它應該是由至少一個黃金階的超凡者,滿懷怨恨、無人收尸的在這里死去才能誕生的。

  那么……在這個噩夢中。

  誰是那個死去的超凡者?

  是阿莫斯嗎?是艾蕾嗎?

  是警長嗎?是警員嗎?

  恐怕都不是吧。

  最有可能的……

  ——這個噩夢的主人,其實是艾蕾生下的那個嬰兒。

  是骸骨公在夢中與人類結合,誕下的子嗣!

  “這樣的話,最開始的那句話也有解釋了。”

  安南恍然大悟。

  在安南進入的第一個噩夢中,雖然他所扮演的是護衛約翰……但噩夢的主人卻是唐璜·杰蘭特。

  因為約翰根本就不是超凡者。安南所聽到的那句“背叛者,都得死”,或許不是約翰的心愿,而是屬于唐璜的執念。只是他下意識的,將執念寄托給了護衛約翰,希望約翰能救他。

  但無論如何,他們兩個的立場都是統一的。

  而在噩夢:畫廊中,

  進入副本時聽到的低語,是一個衰老而虛弱的聲音。

  “不要回頭……絕對不要回頭……”

  他是這樣說的。

  那么問題就來了。

  既然這個噩夢的主人是那個死胎,那么這個執念又是在說,不要讓誰回頭?

  如果阿莫斯最后將艾蕾拆碎或是殺死獻祭,那么在負一層中,他為何有膽量呼喚艾蕾?他為何會認為艾蕾能保護他?

  這片土地……又為何會被骸骨公詛咒?

  只有一個答案。

  雖然安南現在看不到后面那幾層的噩夢。

  但他基本可以肯定。

  阿莫斯應該是在最后的最后,突然意識到了一切。雖然回頭已經沒有任何意義,艾蕾已經死了,“阿莫斯”身上也背了許多條人命……但他還是后悔了。

  他放棄了自己成為艾蕾,因此脫罪并獲得新生的辦法。

  在解放神子最后關頭,他還是猶豫了。

  所以在第三層的時候,阿莫斯將艾蕾的眼睛咳了出來,對應的就是他后悔自己吃下艾蕾眼睛的這段記憶。

  按照這個推斷,他應該接下來每過一層,就會咳出不同的部位。分別對應著艾蕾在這段噩夢中即將失去的部位……

  死嬰的執念,就是讓阿莫斯“不要回頭”,堅定的完成最后的儀式,讓阿莫斯死去、將艾蕾“重生”。

  ……然后把它塞回去,再生一次?

  也就是說,路易斯教士跟安南最開始說的攻略內容,意外的是正確的。

  “不要看畫”、“不要回頭”。

  只需要堅定的走下去。

  而停在每幅畫前留念駐足,就意味著阿莫斯心中殘存的那一半良心,在阻止他完成儀式。

  如果阿莫斯沒有后悔、從不回頭的完成了儀式,那么死嬰就會得以重生,骸骨公的神子就將成功誕生。

  至于之后會發生什么,安南就不知道了。

  雖然不知道,阿莫斯最后為什么猶豫了。

  到底是他良心發現;還是出于對骸骨公之子的憎恨,蓄意破壞了他的儀式、封印了他的神子;亦或是將這一切都化為了完美的藝術品,向骸骨公叫囂……安南都不知道。

  這些都藏在后面三層的噩夢中。

  但他敢肯定,骸骨公的孩子降臨到地上,絕對不是為了向跟人們安利他爹那個天天“我在聽”的人工智能機器人小骸同學的。

  “絕了……”

  安南目瞪口呆。

  他萬萬沒想到,最后居然繞回來了?

  路易斯的攻略居然是對的?

  他敢肯定,路易斯教士絕對不知道這個噩夢的機制。但他卻反而誤打誤撞,蒙中了這個副本正確的通關方式……

  不過,這個應該只是NE,正常結局。

  在這個噩夢中,正常結局反而是一個壞結局……

  安南認為,最終通過負一層的那個地下室,完成真結局或許完成度會更高。

  但不管如何。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

  如果一幅畫都不看,直接忍受一層更比一層的恐懼,走到最后……是可以通關的。

  然而那一定會非常危險。

  ……不,危險不重要。

  想到這里,安南看了看時間。

  凌晨五點五十三分,已經快要天亮了。流浪的孩子這把應該是打不完了……

  看著彈幕都在攛掇著他,反正副本已經無法正常通關,不如直接和阿莫斯拼了,說不定有驚喜。

  安南悄無聲息的混在了狂歡的人群之中,連發了好幾條彈幕:

  “——這個副本的機制看起來有點復雜啊。”

  “——孩神,不如去問問唐璜吧?說不定有什么提示。”

  “——對啊,去問問看吧。小少爺既然跟我們說了這個副本可能會失憶,就說明他對這個副本是了解的。”

  “——我覺得這個副本已經涉及到主線任務了,可能問也沒用……”

  “——但是孩神現在的好感度最高,他去問最有可能問到東西吧?”

  這些彈幕全是安南一個人發的。

  謝天謝地,彈幕系統是匿名的,也沒有什么屏蔽功能……

  不然要是有人隨手一屏蔽,結果發現屏幕直接干凈了那就有樂子了。

  “……好像有點道理。”

  流浪的孩子聞言,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什么有道理?”

  阿莫斯有些好奇的問道。

  流浪的孩子只是斜了他一眼,懶得搭話。也不再繼續扮演了。

  他只是在等待著副本結束而已……

  突然,在黎明到來的瞬間。

  刺眼的金光,不知從何而來,眨眼間撕碎了流浪的孩子身處的整個世界,甚至包括他自己。

  他的整個意識沉浸在溫暖的日光中,感到身體中、尤其是腹中的那股陰冷漸漸消散,像是睡著了一樣。

  而他再度睜開眼的時候,發現自己還躺在床上。

  ——窗外,轉動著三重華貴金色符文的曜日已然升起。


  (http://www.nnfnoq.icu/book/28024/49289680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