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玩家超正義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就職圣職者

第一百二十四章 就職圣職者


  向安南展示完之后,達里爾主教將自己身上的印痕再度隱去。

  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已經有些溫涼的紅茶。

  隨后,達里爾主教從懷中取出了一枚銀幣。

  “神術最大的優勢,就在于通用性。”

  他解釋道:“在噩夢中,我們有時候是一位劍士、有時候是巫師。有時候要考驗用弓的技術,有時候則是刺殺任務。有時候是老人,有時候是小孩,甚至有時候是殘疾人……

  “偶爾我們還會進入巨人的夢境中、馬人的夢境中。什么情況都可能發生……在現實世界中我們修習的能力,在噩夢中也不一定能用得上。”

  比如說,如果夢中的人沒有學習過劍術,這具身體就很難使用高深的劍術;他如果自身沒有系統的鍛煉過弓箭的準頭,即使進入他身體的人是一個百發百中的弓箭手,也很難使用他的身體進行戰斗。

  同理,巫師們掌握的法術、持有的法力池等等因素,也總會限制超凡者們。

  在上一個副本結束之后,安南就對白銀階的巫師實力,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強度實在是非常驚人。

  不少學派的巫師,甚至無需施法都能發揮極強的戰斗水平。比如說卡爾——方圓十米以內的領域之中,無論是堅固的巖墻和地面、還是銀質的茶具、以后是液體和火焰,都能被他如臂使指隨心操控。

  更不用說是能在一個詞語、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間控制他人心神的奪魂巫師,和死去之后的殉爆效果都能引發地震的破壞巫師了……

  但與在副本之外的強度相對應的,巫師在副本中的戰斗力幾乎是最差的。

  在職業和學派不一定能匹配的情況下,他們幾乎無法使用絕大部分的能力。

  而他們強大的力量,又讓他們缺少勢均力敵的對戰經驗,以及在自己弱小的情況下如何應戰強敵的心理準備。

  “但是,就如同你的咒縛一樣——除了咒縛在噩夢中能夠照常使用之外,印痕也是可以的。咒縛與印痕都銘刻于靈魂之中,不會隨著更換身體而改變……同理,被人詛咒的話,單純只是更換身體也是逃不掉的。”

  達里爾主教沉聲說道:“也就是說,只要不會回到太過久遠的過去,只要天上還有屬于正神們的星座,只要身邊存在溝通神明們的‘本質’……

  “那么無論我們變成了什么人,都是可以照常使用神術的。你現在已經得到印痕了,就有釋放神術的能力。我來給你演示一下……”

  說著,達里爾主教取出了一枚銀幣,如同一位魔術師般,用右手兩根指頭夾住銀幣,向安南展示著。

  隨后他將銀幣向旁邊側過去,用左手輕輕一彈。

  伴隨著一聲微不可見的錚鳴聲,一道暗淡的銀光閃過。

  一只茶杯瞬間四分五裂。

  “這個神術叫做‘錚鳴之物’,它的威力足以殺死沒有提防的低階超凡者了。是銀爵士最為簡單的神術之一。”

  達里爾主教說著,安南卻是愣了一下。

  因為他眼前突然劃過兩道光幕:

  【樞機主教達里爾正在向你傳授職業“圣職者”,是否花費五枚圣光印痕就職此職業?】

  【樞機主教達里爾正在向你傳授神術“錚鳴之物”,是否花費一枚圣光印痕(銀爵士)快速學習?】

  這家伙……

  是個樞機主教?!

  和學習技能的提示相比,這個信息才是讓安南怔住的關鍵情報。

  達里爾主教將銀幣突然一抖。

  像是變魔術一樣,銀幣突然變成了一把極纖細而鋒利的匕首。它的寬度和長度,就像是四五根羊肉串的鐵釬綁在一起一樣。

  “這個神術,叫做‘鋒銳之物’。它很鋒利、但是脆弱,扛不住刀劍的斬擊,但是足以輕易斬斷指頭。一般用來刺擊,但也可以用來切割繩索、或是割喉之類的。如果你的手腳被繩索綁住,它可以幫你脫困。”

  胖主教說著,向安南演示了一下這把臨時武器的鋒銳度:

  他將這把武器在自己左臂上緊貼、然后輕輕滑動了一下,鮮血便直接浸了出來。

  安南立刻能判斷出來,它大約有剃須刀片的鋒銳程度,只是要更厚、更硬一些。

  與此同時,他眼前再度彈出了第三道光幕:

  “最后的,就是我們吃飯用的招牌神術了。”

  達里爾主教說著,把臨時武器放下,又取出了一枚銀幣。

  他將銀幣貼在自己額頭上,輕輕彈了一下。

  那枚銀幣便黑掉了一個微弱的邊。

  他將這個銀幣遞給安南看了一眼。

  “這個代表我的健康程度,如果顏色有變化,那就說明這個傷勢可以用神術治療。”

  達里爾說著,將銀幣用力甩了甩,就將那個黑邊甩了出去。就像是用體溫計一樣。

  “——這個神術叫做‘青春永駐’。”

  達里爾將那枚銀幣按在自己的傷口上,苦笑一聲:“雖然是這么說……”

  說著,他將銀幣輕輕從傷口上劃過。

  就像是被拉鏈拉上一樣。

  銀幣經過的位置,傷口健康如初。

  但等到使用完畢之后,銀幣突然變黑、崩裂,消失在了空中。

  “看到了嗎?每次最少得使用一枚銀幣,最多治愈多重的傷勢,就要看你的印痕數量了。但一般來說,還是挺耗錢的。”

  達里爾主教認真的提醒道:“銀爵士的神術,媒介就是‘銀幣’和‘等值的銀質首飾’。雖然在噩夢中不太好找,但仔細找找一般還是能找到的……比其他幾位正神的媒介物要好找很多。

  “我們隨身攜帶的懷表,里面隱藏著‘使其販賣價格更為貴重’的咒縛。有些懷表上面還有一些大人物的簽名、鑲嵌一些貴重的寶石,也是這個原因。

  “這個懷表,就是我們這些銀爵士的教士們遇到強敵時最后的反擊手段。利用這個懷表的超高價值,可以使用一次非常強力的反擊……”

  說到這里,胖主教微微一頓,加重了語氣、非常嚴肅地提醒道:“當然,如果懷表被用掉的話,教會可是不會再輕易提供第二只的!

  “你如果夢見銀爵士,就可以先花費三枚印痕,向他請求學習這三個神術。如果你自己領悟的話就更好了,這說明你與銀爵士有緣,速度越快,就說明你的天賦越高……”

  胖主教的話音未落。

  他便看到安南默默的取出了一枚銀幣。

  刷的一下,將其抖成了一柄鋒銳纖細的短劍。

  “……是,這樣嗎?”

  安南發出了天真懵懂的聲音,如同一只上岸豹曬的萌新海豹:“我不太懂,這個神術,用的標準嗎?”

  他的眼中閃爍著銀色的光芒。

  看著這一幕,達里爾主教沉默了一瞬。

  他面色連續變化數次,有些艱難的開口道:“安南,雖然你是外國人,但也不是一定不能成為樞機主教……”

  “——這些事,就等您自己先成為樞機再跟我說吧。”

  安南笑瞇瞇的打斷了達里爾主教的話:“快九點了,我們去找薩爾瓦托雷吧,之后的事我會回來向您請教的。記得在外人面前稱呼我為唐璜……達里爾爺爺。”

  “……好。”

  達里爾主教面色變化了一陣子,還是嘆了口氣,輕聲應道。

  安南禮貌的對他行了一禮。

  他對這位送了情報送身份、送了職業送技能的圣誕老人,還是心懷感激的。

  ——達里爾爺爺,以后請務必常來聊天啊~


  (http://www.nnfnoq.icu/book/28024/49193615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