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權門妃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花管事

第一百一十九章 花管事


  “咳,一直聽說蘇家有汀蘭水榭,難得有機會見識一番,不如早些去吧”李長青說道。

  這算是給蘇瑾找臺階下了,蘇瑾心里好受多了,還是親戚靠譜。

  聞言,蘇皖退后半步,示意讓行。

  莫玉如給面子的先行一步,蘇瑾也不好再多說。

  至此,花園偶遇到分開,算是完事了。

  蘇皖目送莫玉如等人離開后,將袖子里的手帕拿出。

  上面的血跡是真的,不過不是她的,而是陸小旗的。

  雖然陸小旗嘴上說是皮外傷,可傷口幾乎從后肩斜劃到腰部,流的血可不少。

  蘇皖不過是在見到陸小旗的時候,拿手帕隨意擦了一下,手帕就幾乎被血浸透了大半。

  “小姐,您的手不要緊吧?”紅珠擔心的問道。

  之前海棠院里請了大夫的事,紅珠也知道。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大夫是給陸小旗請的。

  這會兒看見手帕,再想到蘇皖方才說的話,紅珠還真以為蘇皖傷的嚴重。

  “不打緊,不是包扎好了嘛”蘇皖不在意的說道。

  “走吧,回去瞧瞧,花房里都送了什么好看的花”蘇皖說道。

  帶著紅珠慢悠悠的回到海棠院,果然見到海棠院里人來人往,都是花房里的人。

  花房里的管事正巧姓花,平日里誰見了都喊一聲‘花管事’,花管事一見著蘇皖,連忙上前詢問蘇皖的意見。

  雖然去通知管事的是蘇瑾的人,但知道是給海棠院辦事,花房的人還是驚了一下。

  最近蘇皖風頭正盛,給海棠院辦事,誰敢瞎糊弄,這可不是從前的海棠院了。

  因此管事的便親自帶著人,帶著花草盆景過來。

  “五小姐請看,這些菊花同花園里的一模一樣,都是上等品質的菊花,小的自作主張,給配了些旁的花草,您瞧著好便留下,還有些芙蓉木槿也都挑了品相好的送來了,另還有些盆景,您要不要也瞧瞧,挑幾樣留下...”

  花管事說的詳細,帶著蘇皖一一瞧了他讓人安排的花花草草。

  別的不說,這排場是夠夠的了。

  “你看著安排吧,這些青松綠石,留那盆最小的,其他的你再帶回去”蘇皖說道。

  如果不以量取勝,花管事送來的這些,就屬幾盆松柏的盆景價值最高。

  當然,這只是相對來說,花管事送來的這些花草,隨便拿出來一株,都是平民百姓‘買不起’系列。

  先前在福灣閣學規矩,林嬤嬤也教導過盆景鑒賞和養護的知識,甚至蘇皖房中本就有小型盆栽,不過蘇皖從來不管,都是綠衣等人操心。

  這會兒蘇皖留下一盆盆栽,大概率又要交給綠衣她們拾掇了。

  花管事帶了人手來,有了蘇皖的話,效率很高的將事情都辦妥了,還細心的將花草養護的一些事情告訴海棠院的人。

  “五小姐,若是后面有什么問題,只管讓人到花房來,小的一定給您辦妥當了”花管事說道。

  蘇皖點點頭,示意紅珠交給花管事一個荷包。

  荷包是海棠院的丫鬟們縫制的,專門用來賞人。

  花管事得了荷包,不拘里面有多少‘好處’,反正是高高興興的離開了。

  “這一下子,立馬就不一樣了”

  看著院子里花草,蘇皖滿意的說道。

  一旁的紅珠心想,是不一樣,院子里這些花草,得多少銀子才能換的來。

  “你帶人將這里再收拾收拾,別有什么遺漏的”蘇皖又說道。

  這話是對紅珠說的,紅珠心里有數,蘇皖其實是想支開自己。

  身為奴才,紅珠自然沒有二話,尤其見蘇皖去了綠衣的房里,她更不敢多想。

  “如何,可有人來試探?”蘇皖在門口問道。

  門口有林嬤嬤一直守著。

  “哪里還用試探,奴婢在這里守著,旁人不敢靠近,足夠震懾了”林嬤嬤淡定說道。

  “那便好”蘇皖說道。

  進了屋里,大夫已經離開,陸小旗趴在床上睡覺,綠衣則是踏實的守著陸小旗,不時的給陸小旗擦擦汗。

  這樣的傷勢,若是在現代的醫院里,算不上多威脅。

  但現在是古代,消炎什么的,都是大麻煩。

  綠衣自從蘇皖離開,便一直守著陸小旗,也是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辛苦你了”蘇皖小聲說道。

  “不辛苦,小旗為小姐辦事,她好了,對小姐來說是好事,那對奴婢來說也是好事”綠衣說道。

  兩人小聲說著話,床上的陸小旗卻表現的非常警惕,一下子便醒了過來。

  這樣的警覺性,讓蘇皖和綠衣都有些驚訝。

  她們聽說過陸小旗的經歷,但看到陸小旗這種近乎本能的反應,還是很驚訝。

  “你好好睡著,我這便出去了”蘇皖說道。

  她本是關心陸小旗才進來,若是會打擾到陸小旗休息,那還不如不進來。

  說完,不等陸小旗說話,蘇皖便離開屋子。

  離開的時候,還順帶將綠衣帶走,換了紅珠來照看陸小旗。

  知道陸小旗受傷的情況,紅珠嚇了一跳,也很快聯想到了蘇皖的手帕。

  “咔”

  門口落了鎖,紅珠臉色一變,本能的跑向門口,果然出不去了。

  緊接著,房屋的窗戶一樣的處理方式,紅珠便知道,她現在只能安安心心的照顧好陸小旗,旁的什么都做不得。

  外面林嬤嬤還在等著,蘇皖讓綠衣在遠處候著,自己和林嬤嬤到亭子里坐著。

  “嬤嬤做好準備,我這院子怕是要鬧上一回”蘇皖直言說道。

  “奴婢都準備好了了,還怕沒人來鬧,只是小姐為何如此篤定,會有人上鉤?”林嬤嬤不禁問道。

  蘇皖揚唇一笑。

  “早便有人想上鉤,只是我一直沒注意到這人,他上鉤最好,不上鉤我也要拿網子抓住他”蘇皖笑道。

  “院子交給你守著了,小旗那里你也費心照看著,綠衣我便帶走了”蘇皖說道。

  “是,奴婢定不會辜負小姐信任”林嬤嬤嚴肅說道。

  綠衣本是在照顧陸小旗,被替換就已經讓她疑惑不已了。

  她本以為,陸小旗受傷的事,蘇皖不會再讓更多的人知道。

  結果事情并不如她所想的發展。


  (http://www.nnfnoq.icu/book/28021/49853849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