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揚天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沒有觸犯規則

第二百六十一章 沒有觸犯規則


  周揚一咬牙,山甲盾猛向下壓,擋住射向腿部的靈光,同時將頭急向左側,堪堪避過另一道。
他的兩個動作一氣呵成,幾乎是在瞬間完成,險之又險的避開了致命一擊。
然而此時趙軾離他已不足兩丈,近戰雖然靈光不頂用,但趙軾手中又多了一柄長劍,劍芒吞吐,快如閃電,突襲向周揚。
此時的周揚還未緩過氣來,且仍然身處絕境,前進一步就要被長劍刺中,后退一步便是輸,剎那之間根本容不得他思考,反正是絕不能退,況且他還有諸多后手沒有施展,豈能就此認輸。
電光火石之間,周揚心念動處,金槍已然暴射出去,奮力擋向長劍的同時,一道光蛇也激射而出,直取趙軾前胸。
趙軾的長劍異常剛猛,又是蓄勢已久,周揚出槍速度雖快,但已落后一籌,所以并未完全擋住長劍,只是稍稍擊偏而已。
不過這片刻的功夫,卻也給了他一絲機會,乘著這十分之一息的空檔,他將身形奮力掠向一側,趙軾的長劍則貼著他胸前的衣袍呼嘯而過。
在臺下觀戰的外門眾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方才太過兇險了,還好沒有刺著,否則那便是透心涼啊!
杏兒更是掩嘴輕呼,臉都嚇白了。
趙軾的劍快,但金槍射出的光蛇更快,趙軾急攻之勢已然收不住身形,而且兩人的距離太近,根本來不及躲避,噗一聲,光蛇正中他的前胸。
周揚見狀一喜,但下一刻他的臉色卻又難看起來。
那道光蛇雖擊在趙軾的胸口,但并未給他造成多大的傷害,趙軾渾身的氣息仍然很旺盛,根本沒有減弱多少。
“內甲!你居然還穿了內甲!”周揚大怒,憤然出聲道。
比斗規則可是說的清清楚楚,雙方對決之時不允許穿內甲,趙軾身著低級內甲,乃是完全無視比斗規則的行為。
如果人人穿著內甲,甚至中、高級內甲,尤其是穿上全身范圍的內甲,那不成了鋼鐵粽子,還怎么打!
“他沒有觸犯規則,比斗繼續!”裁決執事漠然的聲音傳來。
“可……”
“繼續!”裁決執事根本沒有理會,冷冷下令道。
趙軾雖穿著內甲,但他的前胸臉明顯有血跡滲出,正是光蛇沒入之處。
這么近的距離,光蛇的速度又是奇快,要說一點傷都不受,那是不可能的,中級內甲還差不多。
此時金槍已被長劍打歪,否則連續擊發的話,怎么也給他造成更重的傷勢,可惜了。
拉開一段距離后,趙軾借著周揚錯愕的空檔,沒有給他喘息之機,再次向懸浮在半空中的極品法器打出了一道法訣,同時注入大量靈力。
那件小鼎第三次發動,白色瀑布重現,重重的罩向周揚全身。
周揚從憤怒中清醒過來,急忙向山甲盾狂注靈力,法盾瞬間變大并騰空而起,迎向傾泄下來的白光瀑布。
此盾表面的陣法符紋再次浮現,悉數將數十道白光擋住。
與此同時,他的金槍脫手而出,急刺向趙軾。
這還沒完,那件飛天刃也被祭了出來,與金槍一左一右,夾擊趙軾。
趙軾變色,這怎么可能?
區區靈臺后期修者,居然可以同時操控二件上品法器和一面上品法盾,他有那么厲害的神識嗎?
如此強行操控法器,難道他不怕神識大損,甚至喪失意識嗎?
要說靈巔修者同時操控兩件上品法器,那還說的過去,勉強的話也可以再加一面中品法盾,可他明明只有靈臺后期境界,竟然也……
瘋了,真是瘋了!
下一刻,暴擊而來的金槍突然噴出了光蛇,連同三道光刃瞬間便到了近前,左右夾擊而來。
趙軾的法盾只能擋住一頭,而且重新擊發極品法器又需要時間,此時他剛剛注入了大量靈力,正處于一波剛去,一波未來的空檔,靈力自然接濟不上。
這個時機周揚選擇的恰到好處。
面對如此境地,趙軾只得選擇急退。在暴退的同時,他用法盾擋住左側的光蛇,而后拼命躲避右邊的光刃。
光蛇沒入法盾消失不見,卻有一道光刃貼著他的脖頸掠過,立時消掉了一塊皮肉,鮮血飛濺。
不過總算是避過了一劫,然而他的身形也離那條虛線不遠了。
周揚同樣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光蛇光刃再次暴射而出,又封住了其左右兩側的退路。
趙軾沒有其他選擇,只能向后退避,否則便要硬扛那六道暴擊。但如此近的距離,即使有低級內甲也是擋不住的。
可只要退后一步,那便意味著要輸掉這場比斗,他豈能甘心。
現今他的形勢與之前的周揚一模一樣,已然處于絕境之中,而且進退維谷,輸贏兩難。
“可惡!”趙軾大急。
他亮出極品法器都沒能擊敗周揚,還把自已逼到了此種地步,這小子真他媽是個怪胎!
此人靈力不下于自己不說,神識還強的離譜,絕對怪胎中的怪胎!
光蛇光刃呼嘯而來,趙軾咬牙,將法盾繼續擋向左側,而右側同樣出現了一面上品法盾,此法盾表面的符文與之前的那面別無二致,但個頭卻小了一圈,只能勉強擋住已然臨身的光刃。
這家伙也急了,不得不再次強行祭出一面上品法盾迎敵。
但他還要維持半空中的極品法器,此時又加上兩面上品法盾,立時顯得艱難無比,神識和靈力消耗的極快,尤其是神識,只是片刻間便感覺到了陣陣刺通感傳偏神臺。
僅管如此拼命,但他祭出的第二面法盾也沒能完全撐開。
神識和靈力大損,手忙腳亂之間,趙軾雖勉強擋住了這犀利一擊,卻再沒有余力發起反攻。
數息之后,半空中的極品法器便已搖搖欲墜,再不注入靈力,很快便會掉落下來。
如此好的機會,周揚豈能錯過。
他進一步加快了兩件法器的攻擊速度,拼命向內狂注靈力,道道光蛇光刃接連打在兩面法盾上,啪啪暴響。
趙軾滿頭大汗,也拼命向法盾中注入靈力。
他不得不如此,自己身上雖有內甲,但只是半身的,防御力有限,絕對擋不住那些光蛇光刃,只能靠法盾硬扛。
此時他的情況狼狽到了極點,只是苦苦支撐而已。
周揚見狀,不免有些焦急。要論靈力深厚程度,他堪比靈巔,但趙軾明顯不是一般的靈巔修者,如果這樣長時間撐下去,雖然自己能勝,可最后也會失去戰力,如此很不劃算,得想辦法出奇制勝才行。
不過他目前的神識已到極限,不能再祭出任何法器或法盾了,那又該怎么辦?
反觀趙軾,他的神識消耗的更快,第二面法盾又小了一圈,符文迅速暗淡。
周揚眼前一亮,突然將飛天刃收起。
趙軾頓覺右側壓力一減,心下大喜,暗道你一個靈后修者,祭出如此多的法器,此時也吃不消了吧!
只要自己能騰出手來,還怕弄不死你!
他望向半空中那個搖搖欲墜的小鼎,剛想有下一步的動作,可右側的法盾卻猛的一沉,表面的符文迅速消失,靈光不在!
趙軾大駭,想也不想便拼命向右側法盾中狂注靈力,但他驚恐的發現,周揚手中雖然沒有了飛天刃,但卻又出現了另一件上品法器!
那件法器和飛天刃形狀差不多,只是略大一些,而且發出的并非光刃,而是寬刀狀風刃。不但如此,寬刀風刃的數量更是驚人,每次都有數十道之多。
趙軾右側的法盾已然支持不住了。
再撐下去,他的神識非受傷不可!而往后退,他又不甘心,此時真正陷入了的兩難之境。
不過現下已容不得思考了,再過數息,即使贏了此場比斗,但神識受傷之下,他也進行不了下一場了。
腦海中正在做著激烈斗爭,此時又有一波寬刀風刃席卷而來,他的神臺處卻傳來一陣更為強烈的刺痛。
那面急劇縮小的法盾更是靈光大失,已然擋不住如此多的風刃了。
趙軾一聲大喝,強行打出一道法訣,在風刃快要臨身的瞬間,那面法盾居然再次變大,堪堪擋住了數十道寬刀風刃。
不過下一刻他的眼角卻有鮮血流出,這是神識受創的表現!
與此同時,半空中的那件極品法器,也當的一聲掉落于地,完全失去了控制。
這還怎么打!
忍著神臺處的巨痛,趙試心中長嘆,身形往后一退,已然出了虛線,算是主動認輸。
雖有不甘,但自己已無力再擋往下一波攻擊,強撐的結果,只會使自己的神識之傷加重,不值得。
周揚也是大松口氣,他何償不是到了強弩之末!
神識還好,可他的靈力已然不足全盛時的一成,如果再發動一次攻擊,他的靈力將全部耗光,到那時不用再戰便會輪到自己認輸。
好在趙軾的神識先撐不住了,讓他撿了個便宜。
其實也不能說是便宜,從此戰來看,他的神識確實強過對方,這也是實力的體現。
“二百六十九號,外門周揚勝!”比武臺外,裁決執事冷漠的判定了輸贏。


  (http://www.nnfnoq.icu/book/28015/2899377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