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揚天 > 第四百二十七章 赫州修界通史

第四百二十七章 赫州修界通史


  法寶區的眾女子,紛紛露出羨慕甚至嫉妒的眼神,看來紅衣少女這提成是少不了的。
“這是?”便在少女以為這個金主要掏靈石的時候,周揚卻將貴賓玉牌遞了過去。
“這是博家的貴賓玉牌!”她的神識一掃,立時將這東西認了出來。
“請恕小女子失敬之罪,您先請坐,我去稟報掌柜的!”紅衣女子趕忙盈盈一福,恭敬道。
“不用如此麻煩,你算算打折之后多少靈石即可。”周揚擺手道。
掌柜的若出來,自然少不了一番虛禮,又不能再免掉更多的靈石,故而他懶的如此。
“這,好吧。您是貴賓,七折之后共計一百零八萬五千靈石。”
周揚二話沒說,掏出一個儲物袋便交給了少女,又道:“里面多出的一千靈石,乃是你的酬勞。”
“多謝貴客賞賜!不過,不過您得留下尊姓大名,我需要記錄一下。”
“周揚。”他明白為何要記錄,因為打折的部分博家是要補回來的。
說罷,周揚轉身便走,紅衣少女恭敬的送出了大門口。
如今買了兩件低階準法寶,周揚尋思著再找一家好的煉器店鋪進行血煉,再次提高其靈性和威力。
法器和法寶都可以再次血煉,只是要花費不菲的靈石,有的時候甚至比買一件新的還要貴。所以對于尋常的法器,人們都不會進行血煉,因為不值得,除非本身就是煉器師。
但準法寶層次的法器便不同了,本身的價值和威力已是法器中的極致了,對這樣的法器進行淬煉還是物有所值的。
此時,三層坊市周揚才轉了一半的區域,本打算還要再購買些符錄的,因為他身上一張靈符都沒有了,全數消耗在了秘境之中。
但此時離日落已然不遠,再耽誤一會兒,恐怕只有明日才能回到城門處。猶豫了一下,他還是快步向功法典籍區域走去。
本來二樓也有這樣的區域,但那里的東西他都看不上,只買了幾部有關隨靈城介紹以及一些藥草的典籍。而三層應該有比較好的東西,沒準有奇遇也說不定。
功法典籍區比其他區域要小一些,但還是讓人有置身于超級藏書閣中一般。
一排排透明的柜臺中,擺著大量玉簡和書籍,而柜臺后面的貨架上,則擺放著更多的東西。
柜臺里面是比較有價值的功法典籍,貨架上那些便是比較尋常的了。
紙制書籍通過封面便能看出屬于哪一類,玉簡雖然用神識便能夠查看簡單介紹,但還是被貼上了名稱標簽及價格,以便于查看。
柜臺后的小伙計修為也不高,多在天元以下,因為購買功法典籍也用不著推銷和介紹,但凡過來的修者都是有針對性的選購。
周揚游走于各個柜臺之間,不斷的瀏覽著玉簡和書籍上的標簽名稱。
此處的典籍實在太多了,功法秘術也是數之不盡。
然而,周揚也只在這類玉簡上掃了一兩眼而已,功法他是不會要的。
這里的高級秘術不是沒有,但并不太多,只是價格高的有些離譜,其中一片記載著御水訣的玉簡上,標價竟然高達一百八十五萬!
周揚對此很不以為然,這可不是買了之后便是天下唯一的,今日他賣給你一份,明日便可再拓印一份賣給別人,居然還要如此天價,這掌柜的也太會賺靈石了。
其實周揚也不缺道術,周天元鑒之中的秘術也不少,只是火系的并不太多而已。
今日他的主要目的,是沖著有關遠古文字的典籍來的,然而轉了好大一會兒,也沒發現相關的玉簡和書籍,不禁大失所望。
好不容易看上一本陣法類典籍,一看標價,居然也要十萬靈石。
沒辦法,奇門初解已然不能滿足他對陣法的需求了,只能咬著牙將這本奇門三十六術買下。
坊市晚間是不開門的,此時客人們已陸陸續續的離開了,各個區域的伙計們正在忙著收拾貨物,準備打烊。
周揚也欲離開,卻突然被一節柜臺中的幾個字給吸引住了:赫州修界通史。旁邊還有一個標簽,天下修界奇聞錄之殘篇。
赫州修界通史下方是一卷玉簡。沒錯,是一卷,不是一片。
這說明此部通史的內容極多,一兩片玉簡是拓印不下的。而那部天下修界奇聞錄之殘篇,只有串在一起的三片玉簡。
周揚將神識透入那一卷玉簡之上,但只能看到介紹此典籍的文字。
文字大意是說,赫州修界通史乃是一部修界正史,共分三部一百二十卷,記錄了赫州修界自遠古以來發生的大事要聞,以及門派沿革與興衰,還有地形地貌變化等等。
此部書標價二十五萬靈石。
那三片玉簡的介紹便更加簡單了:天下修界奇聞錄一、二、三篇,此部書標價五萬靈石。
周揚有些無語了,第一部書內容是很多,但拓印起來也只是多費些玉簡而已,居然標價二十五萬。后一部更離譜,區區三片玉簡便標價五萬靈石,這不明顯坑人嗎?
然而整個功法典籍區域,也只有此間柜臺里面放著這兩部書,別處沒有。
人家要的便是獨一份,你看上了便買,看不上也不強求,美其名曰自由交易。
周揚剛剛得到一百七十萬靈石,可轉眼便花去了將近一百三十萬,讓他感覺這靈石太不禁花了,正暗自肉疼著。
然而這兩部書的書名,卻深深的吸引住了他,讓他都有些挪不動步子了。
“這位客人,我們要關門了,你若是看上哪部書,還請快一些。”一個小伙計催促道。
“這部,還有這部,我都要了。”誰讓自己看上了呢,挨一次抗便挨一次吧。
周揚將靈石袋和貴賓玉牌一并交給了小伙計。
小伙計一見玉牌,立時換上了笑臉,忙不迭的去拿那兩部典籍。
離開坊市的時候,天色已然黑了下來,此處離城門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夜里趕路不方便,故而他便在附近尋了一家客棧住了下來。
是夜,周揚并沒有立即將準法寶滴血認主,而是捧著赫州修界通史,入饑似渴的讀了起來。
正所謂人不通古今,牛馬如襟裾。了解赫州大陸的前世今生,才能更好的去認識這個世界。
赫州修界通史便是古今之史,此書博大精深,內容涉及非常廣泛,自千萬年前起開始記事,分大事、地理、門派三部。
大事又細分為修道、修仙、天相、大戰、奇聞五篇。地理分州志、城池、地貌、秘境、寶物五篇。門派分沿革、興亡、霸主三篇。
以上三部共十三篇一百二十卷。
周揚沒有先看大事與門派,而是直接找到了地理部秘境篇。
此書記載的赫州秘境,多達九百一十六處,除了秘境之外,還包括遠古、上古大能的洞府、陵墓、秘藏以及地下城池和其他建筑等。
其中絕大部分秘境都介紹的非常祥盡,只有七處雖說內容也不少,但有價值的卻并不多。
那九百多處秘境,都是很早之前便被發現且已然廢棄的。而簡要提及的七處里面,有四處也是被探查過的,余下三處卻是先人的猜測,只說可能存在并給了一個大致范圍。
被探查過的這四處秘境和遺址,并沒有被廢棄,而是被一個或是幾個勢力占據和共享,所記也是模棱兩可,關鍵點都被省略掉了。
由此可見,編纂這部書的勢力或者個人,很是忌憚那四處秘境的領主。
周揚費了半天勁,才通過書中描術的地理位置,以及內部情況找到了其中一處,這一處與他進入的秘境極為相似。
書中并沒有記載名稱,也沒有范圍,只是提及了秘境之中的山川地貌,物產妖獸和發現年代等等。
若不是親身進入過此秘境,斷不會憑介紹便能確定是哪一處。
不過記載中提到的神密移動宮殿,讓周揚確定了此秘境正是他進入過的神宮秘境。
據載,此秘境被當時赫州第一大門派,發現于赫歷天命后期三十三元會年間,距今約四個半元會,也就是大約五十多萬年前。
赫州歷以天命紀年,最小單位是甲子,然后是運、會和元,最大單位乃是紀。
一會是一萬零八百年,一元等于十二會,便是十二萬九千六百年,習慣上稱為元會。
至于一紀倒底是多少年,赫州修界莫衷一是,沒有定論,反正是很久很久。
有的人提出天地毀滅再重生一次,為一紀,約有千億載,也有說萬億年的。對于這個問題,赫州大陸的諸多古老典籍上,記載的都很模糊。
關于天命記年,周揚猜測,天命這兩字或許便是天地壽命之意。
至于這個天地到底存在了多少歲月,誰也不知道。
這處神宮秘境,乃是某派弟子在無意中探查到的,那時只有一個入口,位于赫州中部。
此秘境范圍極大,空間穩固,天地元氣和五行靈氣異常濃郁,物產豐富,妖獸種類甚多,非常適合修煉和尋寶。


  (http://www.nnfnoq.icu/book/28015/2790710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