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大夏紀 > 第二四八章 鎖龍井

第二四八章 鎖龍井


        方云年紀雖然不大,不過重生為人,也算是老鳥,臉上稍稍發熱,瞬間已經平靜下來,腦海之中并且涌起了好幾種不同的處理辦法。

        最好的辦法,就是殺人滅口,滅掉上島的這些知情者,那樣,血蛟塢里邊發生了什么,就沒人知道了,自己完完全全可以對外宣稱是一鍋端掉了所有可惡的兇悍的血蛟盜。

        不過幾乎是瞬間,方云就打消了這個比較誘人的念頭,無他,這突破了方云做人的底線。而且,方云也回想起來,自己昨晚還真的并不是特別荒唐,真正讓人尷尬的也就梁小穎這個喜歡打趣自己的小姐姐而已。

        無論如何,方云都不會傷及無辜。

        不過呢,這件事自然也不能放任不管,一個不好,以后或許就會成為自己的一個污點,或許就會對自己的形象,尤其是對自己在小羽心目中的形象,產生極其不好的影響。

        方云并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能不能在公眾面前保持個好形象,但是方云還是比較在乎小羽對自己的看法的,要是這件事,影響到了自己以后跟小羽再度相聚,那就見鬼了。

        稍稍想了想,方云已經找到了目前狀態下的,比較好的處理辦法。

        身體微微一晃,血盔血面血甲覆蓋在身上,方云的整個身軀頓時顯得相當魁梧,相當雄壯。

        大踏步從房間里邊走了出來,站在天井邊上,方云快刀斬亂麻,恩威并施,開始整頓血蛟盜。

        鎖龍井洞天關閉,血蛟盜出不去了。

        除了極少數不敢過來之外,大部分已經乘坐快船,集中到了河灘上,等待方云的處置。

        他們倒是也比較聰明,沒有打擾方云的休息,也沒有為難那些少女,就是安靜地等待。

        方云出來之后,將血蛟盜分成了四類,逐一處置。

        一類是受害者,比如那些差點被當成血食給宰殺的人類,無罪釋放,但終生不準離開鎖龍井,必須在這洞天之內生存。

        那些人,能夠活下來,已經千恩萬謝,方云許諾給予他們正常的待遇,并且可以自由成親之后,呆在這相對比較安全的血蛟塢,對他們未必就是壞事。

        第二類人就是那些工匠和雜工,這些人,都是干活的人,這類人手上沒有血腥,無罪,不過需要在血蛟塢內服役,達到一定貢獻度之后,方能出去血蛟塢。

        第三類和第四類就是真正的血蛟盜了,這些都是身具修為的,有著一身不弱戰斗力的修士。

        這兩類人,區別的根本就是身上的血煞怨氣的濃度。

        血煞是一種修行方式,人類的怨氣凝結在身的血煞,逃不脫方云的感知。

        那種怨氣達到一定濃度的修士,則必然是參加過血神殿的屠殺,或者是人肉筵席的血蛟盜,這也是方云決不能容忍的一類人。

        二話不說,擊殺當場。

        這一類人的的數量不多,三十多人,都是血蛟盜的上層,都有著不弱的修為,都是亡命之徒,方云宣布處理結果之后,這部分修士展開了激烈的反抗。

        這些實力不弱的修士根本就不是方云的對手,不到片刻,已經被方云一一誅殺當場,成為方云殺猴儆雞的那只猴。

        打散了血蛟盜固有的管理框架,挑選了十幾個稍稍有些精神力進化跡象的修士為管理者,按照澧城的模式,安排了一些具體事物,交待修士們重新搭建管理框架,方云這才寒氣森森地朗聲說道:“今日發生的一切,希望大家一輩子都亂在肚子之中,不然,殺無赦,所有的血蛟盜,都是戴罪之身,要不是看你們還有點價值,哼……”

        倒在地上的,那些膽敢反抗的血蛟盜,就是血淋淋的教訓,再加上方云那強大無比的黑熊化身,現場上千血蛟盜,還真是噤若寒蟬。

        方云威嚴地掃了幾眼,哼了一聲,手對血蛟塢一指,冷冷說道:“將我的命令發布下去,如有不服者,殺無赦,如有不尊者,殺無赦,相反,你們如若能戴罪立功,將來或許會成為本尊的戰士,獲得人的尊敬,隨本座征戰天下。”

        頓了頓,轉頭指向自己挑選的十二個修為較高,血煞并不是特別重,而且好似還是昨晚開炮幫過自己的幾個修士,方云再度朗聲說道:“從今以后,你們再無別的姓名,統一以血為姓,以數字為代號,從血一開始,一只到血十二,明白沒有……”

        三下五除二,初步安頓好血蛟盜,讓略顯扭捏的梁小穎負責善后,方云縱身一躍,向血蛟竄出的天井之中落了下去。

        血潭已經干涸,天井正中出現一口大井,這井的井沿之上有一根粗粗的青銅鏈,深深地扎入堅硬的土層之中。

        方云扒開土層,向里邊看了看,豁然發現,青銅鏈緊緊地鎖在了一塊好似是屋地基的巨石之上。

        血蛟道人的記憶之中,這井就是鎖龍井,而這根青銅鏈子,就是鎖龍鏈,方云看到這一根歷經歷史的洗磨,依然綻放青色幽冷光澤的鏈子,心中不由有些搖曳。

        遠古的那個年代,曾經留下的雨跡,哪怕拿到現在,也是那樣的讓人心生感慨。

        遠古的華夏先祖,曾經經歷過什么樣的災難,但最終還是堅守了下來,并傳承下來幾千年的悠久文明。

        心中感慨,手上的動作卻是不慢,一手拿住青銅鏈,方云向鎖龍井深處飛速降落下去。

        如飛而落,方云不知下降了有多深,感知之中,周圍的氣溫已經變得相當低,一片幽涼,周圍也已經完全沒有了光芒,一片黑暗。

        方云放出神識,用心感知著環境的變化,減緩了下降的速度。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方云神識探知之中,下方豁然開朗,出現一個巨大的水潭。

        青銅鏈依然深深地向水潭之中蔓延了過去。

        神識往水潭之中掃過,感知之中,陣陣無比兇厲的兇煞之氣,已經從水潭之中鋪面而來,哪怕是有血煞護身,方云也不由感覺輕輕一個寒顫。

        緊接著,方云的鼻子里傳來無比腥臭的氣息,差點作嘔,而神識之中,水潭上漂浮著許許多多的浮腫的尸身和殘肢斷首,水潭之下,更有許許多多森森白骨……

        這水潭,兇煞無比,寒氣凝人,卻是血蛟道人真正的修行血煞的所在之地。

        前世,方云在底層艱難生存多少年,還真沒有到過如此兇煞的地方。

        想一想前世,血蛟道人最終成為兇名赫赫的羽士,再看一看眼前這寒煞無比的大水潭,方云心中不由感覺自己費盡九牛二虎之力除去血蛟道人,還真是值得了。

        這血蛟修成羽士,那還得用多少人命去填?

        強忍著心頭不適,凝煉血甲護住全身,方云緩緩進入水潭之中。

        哪怕是有血甲護身,方云依然感覺水潭寒氣刺骨,腥氣刺鼻,煞氣侵腦……渾身不舒服,渾身起雞皮疙瘩。

        大荒戰驅動,方云順著青銅鏈,繼續前行。

        血蛟道人修行的水潭,只是下方大水潭的一小部分,順著青銅鏈下降到一定位置后,水中的血蛟腥氣有所降低,但兇煞之氣,竟然越來越強。

        片刻之后,下降到一定高度,水潭之內的地形再度變化,方云甚至不用神識,也看到了淡淡的,在水中綻放的微光。

        青銅鏈已經不再順著山坡下降,而是筆直地向微光處延伸過去。

        順著青銅鏈,看向微光,方云在幽冷無比,兇煞無比,但并不是很渾濁的河水之中,遙遙地看到了一尊巨大的黑影,那影子,好似一座小山,鏈接到了青銅鏈上。

        血蛟道人記憶之中的,十分重要的傳承之地,鎖龍井的核心機密,就是前方了。

        方云定定心神,向前潛游過去。

        越往前,兇煞之氣越變越強,產生巨大的排斥力,就好似,前方有無比兇悍的存在,在厲聲大吼,滾,要將方云生生推出水潭。


  (http://www.nnfnoq.icu/book/16140/999836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 天天2棋牌辅助软件? 大嘴辽源麻将手机版 双色球什么是胆码和拖码 极速赛车买9个号技巧 5分彩选号技巧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号码 5元刮刮乐有中大奖的吗刮刮乐图片表情包 辽宁35选7走势图综合版 平特一尾公式计算方法 麻将二八杠用多少牌 捕鱼欢乐炸还叫什么名字 自动麻将机多少钱 网站如何赚钱 大众浙江麻将官网 macd股票技术论 体彩江苏7位数近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