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大夏紀 > 第二三九章 道不同

第二三九章 道不同


        心中防備,方云正待轉身離開,大荒金丹突然自發轉動起來,渾身汗毛頓豎,警惕感油然而生。

        大荒戰瞬間布滿全身,方云目光炯炯地看向血潭。

        血蛟盜首掉落的血潭冒起了咕嘟咕嘟的氣泡,一個身穿道袍的奇怪修士,從血潭之中,緩緩地升了出來。

        道士初一看,仙風道骨,長發披肩,胡須及胸,須發皆銀白如雪。

        但細看道士,卻又無比的別扭,他那臉龐,好似燒紅的大蝦,通紅如血,而且,天生一副賊眉鼠眼,猥瑣地將一身仙風道骨破壞的一干二凈。

        幾乎是看到這道士的同時,方云的心中已經知道自己遇見了誰,并且高度警覺起來,深知今日一場惡戰必不可免。

        前世鼎鼎大名的血蛟道人,跟小羽不同的是,這是個臭名昭著的邪道高手。

        要不是他修為高深,血蛟盜又神出鬼沒,搞不好,他早就被強大修士主持正義給滅掉了。

        第三波大夏之風吹拂,人類各部不得不團結起來對抗日益惡劣的大夏紀。

        而哪怕到了生死關頭,小羽也從來不跟血蛟道人這種人渣打交道。

        其人品值之低劣,可想而知。

        但此時,血蛟道人并不知道方云已經對他的所作所為了如指掌,出來之后,臉上浮現出的,乃是一種看起來很別扭的悲天憫人的表情:“小友厲害,果斷為民除害,哎,這群天殺的恩將仇報的家伙,我給他們傳道,他們卻霸占了我的道觀,還把個道觀搞得烏煙瘴氣,還好,天作孽不可活,小友你來了,老道謝謝你了啊。”

        方云依然高度戒備,心中卻產生十分意外的感覺,前世記憶之中,血蛟道人修為高深,心狠手辣,而且根本就不會廢話。

        現在,方云的感知之中,其修為也絕對在自己之上,一旦打起來,自己十有八九會落在下風,但這家伙此時居然假惺惺地來了這么一段,還真是出乎方云的意料之外。

        方云心說,你能裝得更假一些嗎?

        或者從天井后面的道觀出來,起碼還像是那么一回事,直接從血潭冒出來,這算什么?

        此時的血蛟道人,并不知道自己的表現無比怪異,看到方云一臉戒備的樣子,臉上擠出絲絲笑容:“小友,別那么緊張,我的修為雖然比你強大的多,但是,我們絕對會成為好朋友,好道友的,我已經感知到了,小友你的身上,澎湃著精純的血液力量,卻是比那些走歪門邪道的家伙,更加適合傳承我的血蛟之道……”

        方云有點明白了,這猥瑣道士看上了自己的大荒戰血,怕是別有用心。

        依然警惕著,方云冷冷說道:“你這血蛟之道慘無人寰,狗屁不通,根本不是我之道。”

        血蛟道人的臉色有點難看,血紅的臉上,好似能滴出血來,不過依然諄諄教導般說道:“小友,你這卻是大錯特錯,就拿剛剛被你滅掉的兩個家伙來說,他們三個月前拜我為師的時候,還是普通凡人,結果你也看到了,僅僅三個月,他們已經凝結血丹,具有了超凡脫俗的戰斗力,我這血蛟之道,可是正統的‘血道傳承’,要不是看小友你一聲旺盛氣血實在難得,難道你以為今日老道會有如此好說話嗎?”

        方云仰頭哈哈大笑,旋即笑容猛地收斂,厲聲吼道:“他們,為了修行你這所謂的正統血道傳承,在外邊大擺人肉筵席,殘酷折磨凡人,無所不用其極,這就是所謂的正統?我現在,只是相當疑惑,為何他們沒有給九天神雷給活活劈死。”

        血蛟道人桀桀怪笑兩聲:“好,小友果然說道了點子上,你是不是疑惑他們煞氣如此之重,是怎么度過金丹之劫的?桀桀桀,不怕告訴你,本道長的血蛟大道自有秘術規避金丹大劫,這卻是血道之術的最大優勢,小友只要入我血道,將來破丹生嬰的時候,照樣有法子逃脫神雷鎖定,逍遙成仙。”

        方云雙眼神光閃閃,低沉地說道:“為了逍遙成仙,就可以草菅人命,負罪于天嗎?豈不知,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血蛟道人眉頭輕輕一皺,打斷方云的話:“小友,你的這個觀點有些偏頗,我用這么句話跟你說,那就是,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只要能夠修行成仙,一些小手段,是必須的,些許血煞那也是必然的,這些人雖然用了旁門左道之術修行,但我真不覺得他們為了提升修為,滅殺那些凡人芻狗會有什么太多的罪孽。”

        這才是血蛟道人真正的面目嗎,視人民如同草芥,居然還在這振振有詞。

        方云渾身氣勢節節攀升,冷冷說道:“道不同,不相為謀,還有,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這句話,不是你這么解釋的,不要斷章取義,曲解圣人之道。”

        血蛟道人神色一正,義正辭嚴地朗聲說道:“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兩個小家伙急于求成,趨于旁門左道,倒是真的,但是,他們炮制血食的辦法,卻也天經地義,這么跟你說吧,我等修士之與凡人,就好比凡人之與豬狗,凡人能屠狗殺豬開滿漢全席,修士開個人肉筵席,好似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瞞小友,在我眼中,這些凡人和豬狗一樣,都是血食,區別,只是血食的血量大小而已。”

        凡人能屠狗殺豬,修士能開人肉筵席!

        聽到血蛟道長這個觀點,方云的心中徹底將其打上了大反派的標簽。

        氣憤填膺,方云渾身戰奔涌而出,身軀騰空躍起,拉開了鐵拳:“道不同不相為謀,狗屁道人,吃我一拳。”

        大荒戰血的傳承有個最大的特點,那就是蠻橫。

        大荒戰血沒有太多的花哨,沒有太多的應用法術,就是修煉成一身強橫的戰、戰血,產生破壞力極大的力量施加在攻擊之中,讓修士的每一擊都具有無比強橫的威能。

        方云深知血蛟道人的厲害,率先強攻,這一下卻是完全沒有留手,招式乃是大力牛魔拳之牛魔咆天,而核心則是全身戰和戰血之力。

        一拳擊出,排山倒海的力量已經破空而去,將血潭激蕩起陣陣漣漪,速度之快,力量之大,血蛟道人跟前的空間好似瞬間一片寂靜。

        血蛟道人雙眼紅光閃爍,依然還想規勸方云,一聲清喝:“小友,好強的氣血之力,如此資質不修我血蛟傳承,還真是暴殄天物……”

        說話聲中,血紅的,好似枯骨般的手爪伸了出來,虛空一按,不躲不閃,擋在了方云拳勁的前方。

        嘭的一聲悶響,拳勁和爪力相碰,天井之上,一股氣流沖天而起。

        血潭猛地震蕩,層層血霧,四散濺開。

        巨大的反震力量傳來,方云的身軀不由自主向后暴退兩三步,咚的一聲,撞在了墻上,腳下,拖起了一條長長的溝槽。

        血蛟道人微微晃動,在血潭之中穩住了身軀,收回自己的血爪,臉上露出無比欣賞的表情:“小友能以金丹初期修為,接住我這一爪,氣血之力,還真是世所罕見,小友,不要迂腐了……”

        方云右腳在地上輕輕一頓,牢牢地站在了地上,心中涌起陣陣忌憚,血蛟道人果然道行高深,乃是方云煉成大荒戰血之后,第一個正面迎接戰、戰血之力而絲毫不落下風的修士。

        不過,對手越強,方云心中的戰意越濃,再度握拳渾身戰鼓動,第二招牛魔咆天又在蓄勢。

        血蛟道人眉頭皺起,言語之中有些不快了:“小友不要不識好歹,我只問你一句,人命是命,豬狗之命難道就不是命?你這一身氣血,修行的時候,又是滅殺了多少生靈,他們跟人相比,又有何不同?”

        人命和豬狗之命怎么能夠雷同?方云發現自己跟血蛟道人的思維根本就不是一個頻道,大聲暴吼:“叛經離道,狗屁理論,再接我一拳。”

        牛魔咆天是連續技,拳勢發動,就是接二連三的重拳。

        方云不管三七二十一,戰戰血驅動,大步橫空,擔山追月,狂暴地向血蛟道人殺了過去。

        強大的氣流,隨風而動,方云攻過去的矯健身影好似化為了一頭強壯的大牛,一波波地不停猛撞。

        血蛟道人怪叫一聲:“小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好,我就先打到你服氣,再來跟你理論……”


  (http://www.nnfnoq.icu/book/16140/999835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 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婆 白小姐六肖选一肖中特 北京快乐8怎么提现不了 捕鱼大师官网注册 星悦福建麻将hd安卓版 钱龙捕鱼视频 重庆麻将换三张规则 2020年私募基金新规 宜昌掌心麻将血流成河 公司人力资源配置方案 上海时时乐开奖直播室 和pc蛋蛋一样的网 博彩e族论坛 浙江20选5复式金额奖金 哈灵上海麻将亲友聚会 nba全明星赛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