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大夏紀 > 第一五七六章 拿錯劇本

第一五七六章 拿錯劇本


  方云看到銀質星球的這一刻,心中突然一動,雙眼綻放莫名神光。

  還虛還是的修煉,通常都是那種封閉式修煉。

  方云的本尊一旦進入還虛還是修煉狀態,理論上來說,元神意志就完全代入角色,本尊意志根本就感知不到,或者是說基本忘卻了本尊在干什么。

  這也是方云還虛還是修煉到一定程度的表現。

  只有真正完成一輪還虛還是的修煉,方云的本尊意志才會跟本尊肉身取得聯系,元神和本尊意志相融合,產生還虛還是的修煉效果。

  到了方云目前的高度,這種規則通常根本就改變不了。

  玄明木蓮天內,包子小云悲傷至極的時候,本尊意志依然沒有絲毫反應,這就是明證。

  然而,凡事都有例外。

  就在剛才,方云的本尊意志竟然被元神喚醒了記憶,感知到了元神的強烈不甘和憤怒。

  也就是說,這一世的元神意志,竟然強行破開了還虛還是的封印,跟本尊取得了聯系。

  幾乎只是瞬間,元神意志的經歷如同放電影般反應到了方云的腦海之中。

  也幾乎只是瞬間,方云已經明了這是怎么一回事。

  鷓鴣天,真是一個十分神奇的地方。

  開創鷓鴣天的大能,絕對是一位具有獨特情懷,修煉了特殊絕技的大能。

  鷓鴣天,竟然能引發方云潛意識中的特殊記憶,讓云天爆發出不同一般的文采,經歷非同一般的人生,真是匪夷所思。

  方云化身云天,入鷓鴣天修煉,得到的經歷,竟然如此奇特。

  云天在鷓鴣天內創作的那些驚世之作,竟然是華夏星空下,曠古絕今的名家名作,前后出現了辛棄疾、蘇東坡、王勃、岳飛等人的驚世之作。

  而云天在鷓鴣天內的人生經歷,竟然也融合了辛棄疾、蘇東坡、王陽明、岳飛的人生經歷,形成了波瀾壯闊,壯麗無比的人生詩篇。

  而且,此時此刻,按照鷓鴣天的運行規則,按照方云潛意識的故事梗概,云天的結局可想而知,那就是,云天即將成為第二個岳武穆,被新嵩皇帝以莫須有的罪名,殘害于風波亭。

  而云天之所以能驚動方云的本尊意志,之所以能打破還虛還是的封印,究其原因,則是因為云天這一世,以詩詞歌賦入世,修煉浩然正氣,竟然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

  一身正氣驚天動地。

  遭遇構陷,回想起岳武穆的滿江紅,不由怒發沖冠,在天牢之中,慷慨賦詞,終于是正氣達到了頂點,一舉突破了封印,驚動了本尊。

  當然,本尊之所以能被驚動,還有第二個重要原因,那就是,本尊內心深處,也是極為崇敬岳武穆的,方云的骨子里,對于岳武穆也有著一種發自內心的敬佩之情。

  要不然,就算元神正氣再強,如若不能與本尊共鳴,此時依然很難驚動本尊。

  這一刻,本尊和元神瞬間融為一體。

  元神也懂了,自己正在修行。

  方云已經明白了自己目前的處境。

  按照故事走向,或者是按照鷓鴣天的法則走向,正常劇本是這樣的:接下來,云天將會留下八個大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蒙受千古奇冤。

  只是,既然已經驚動了本尊。

  而方云本尊早就對這種結局深感不滿。

  那么這個劇本,就算是完全作廢。

  鷓鴣天的劇本,怕是拿錯了。

  方云心中一動,再度封印了元神意志,讓元神依然在鷓鴣天內修煉,但是,劇本卻由不得鷓鴣天了。

  鷓鴣天內,云天新詞滿江紅怒發沖冠,被獄卒給傳了出去。

  怒發沖冠……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一首怒發沖冠,驚動新嵩朝野。

  沒等錦康皇帝動手,新嵩已然掀起軒然大波,湖廣盜賊再度起兵。

  風場子弟嘩然,不少弟子悄然入湖廣,為盜賊出謀劃策,僅僅一月,盜賊已然成烽火燎原之勢。

  京都二十萬民眾聯名請愿,送(萬民ps萬名?)傘入朝堂,聲援云天。

  更重要的是,花木蓮也重新出山,披星戴月,從鄉間直入京都,帥五十鐵騎駐扎在京都之外,面對京都放馬高嘶。

  京都戰將雖多,但是,無一人敢出城迎戰。

  京都兵卒雖多,但是,卻沒有一人有對戰之心。

  錦康皇帝甚至懷疑,花木蓮一旦攻城,京都兵卒會不會隨之嘩變,會不會就此反攻京城。

  新嵩朝堂萬萬沒想到云天會有如此大的影響力。

  萬萬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

  說實話,民眾越是擁戴云天,錦康心中就殺意越濃,花木蓮虎視眈眈的鐵騎,也讓錦康如骨梗喉,心煩意亂。

  世人眼中只有云天,哪有他這新嵩皇帝。

  心中發橫,錦康皇帝決定不管三七二十一,誓要在風波亭處死云天。

  在他想來,民眾雖然鬧得很兇,但是,只要云天一死,那么,這些風波自然就會煙消云散。

  心中一橫,錦康皇帝給心腹大臣下達了處死云天的密令。

  然而,讓錦康沒想到的是,云天的浩然正氣已經修煉到了金剛不壞之程度。

  錦康之臣前去處死云天之時,竟然刀斧不進,火燒不死,水淹無效。

  浩然正氣,直沖天宇,云天竟然成就不死之身。

  錦康之臣心中大驚,急忙上奏。

  錦康聞之大驚,惶然不知所措。

  至此時,新嵩太子審時度勢,以清君側為名,突然發動政變,滅盡錦康肱骨之臣,一舉奪權,高調進入風波亭,將云天迎了回來,并當場封賞云天為“尙父”。尙父,意為可尊敬的父輩。

  至此,云天固有的劇本完全改寫。

  新帝高宗,高度信任尙父云天,授云天統領三軍之軍職,召云天平定新嵩內亂。

  本來,新嵩內亂就由云天而起。

  如今云天出獄,獲封尙父,新嵩內亂頓時煙消云散。

  云天出城,將花木蓮接回皇宮,負荊請罪。

  新帝有感花木蓮有情有義,特許花木蓮再度從軍,特賜婚花木蓮,配于尙父云天,成就一段佳話。

  云天雖有心推辭,但有感于花木蓮情深義重,不得不再娶一名媳婦。

  其后,云天入湖廣,僅僅兩月,平定內亂,招安叛軍五萬余人。

  此時,錦康已成太上皇,每日皆醉生夢死,后悔不已。

  云天班師回朝,不因尙父之尊而有絲毫傲然,反而對新帝恭敬有加。

  新帝謂之曰:“浩然正氣,乃是氣節之氣,浩然正氣如尙父者,品質已然天下無雙,無論有何等妄言,俱都不可信。”

  云天有感新帝之德,請命北伐,誓要光復河山。

  新帝高宗慨然允應。

  云天整軍二十萬,兵發商州,向大景發動猛攻。

  此時,云天麾下,有親傳弟子七十二賢人,有內子花木蓮為助手,有云家鐵軍十萬,兵多將廣,攻無不克戰無不勝。

  不到半年,已經直搗黃龍,滅掉跟新嵩爭斗了一百多年的大景王朝。

  班師回朝,新嵩朝野歡騰。

  新帝親自出城迎接,君臣把手言歡。

  云天借機請辭,提出要返回風場清修。

  新帝慷慨應允。

  可僅僅休息不到三月,東厥來犯。

  東厥本是大景東方之敵,大景在時,東厥跟大景年年征戰,如今大景被滅,新嵩跟東厥接壤。

  東厥看新嵩對大景區域統治不穩,想趁火打劫,發動戰爭。

  新帝大怒,急招尙父回朝,領兵出征。

  東厥是游牧部落,機動性很強,作戰也相當兇猛。

  但是,卻擋不住云天的云家鐵軍,僅僅一年,云天便率軍殺到了東厥汗帳,前后斬殺東厥精銳二十多萬,將新嵩疆域擴充千里。

  東厥被滅之前,西厥唇亡齒寒,派出不少援軍夾擊新嵩。

  東厥被滅之后,新嵩大帝下令西征。

  云天接令,馬不停蹄,率軍西征,歷時兩年有余,掃蕩整個西厥,讓新嵩西北再無可戰之敵。

  尙父此戰,前后滅三國,皆生擒其主。

  新嵩的廣袤疆域至新帝高宗朝達到了巔峰,新嵩的聲威隨之播及西北邊隅和東方遐邦……


  (http://www.nnfnoq.icu/book/16140/49059721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 快速赛车计划网址 体彩甘肃11选五怎么玩 追光棋牌安卓版 德甲联赛官网 贵阳捉鸡麻将微乐 申城棋牌主页? 投资股票收集的信息 沈阳麻将规则 英超冠军利物浦 辉煌棋牌正版下载 福彩快乐十分开奖 今晚1码中特出什么号 成都血战麻将下载 明天股票开盘吗 调查赚钱网站 湖北30选5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