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文學網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給予阿爾托莉雅的最后一個考驗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給予阿爾托莉雅的最后一個考驗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給予阿爾托莉雅的最后一個考驗

  亞瑟王的節操我已經懶得去吐槽了,想來想去,還是我家的阿爾托莉雅好。

  至少她不會為了一個獅子布偶拿一片沃土交換,你看在那年在庫拉斯特海港的市場上,看中了一個獅子面具,就很聰明的用數個金幣搞定了。

  這就是常識上的差距啊,本來以為阿爾托莉雅欠缺一些常識,但是對比亞瑟王,我真該淚流滿面的感到慶幸了。

  “這兩個人還真是……嗚嗚嗚~~~”

  我不吐槽,艾魯法西亞小蘿莉卻忍不住開口,卻被我立刻從后面捂住了小嘴。

  石碑的話題就到此為止吧,總感覺繼續討論下去,節操又會莫名其妙的流失了。

  “對了,阿爾托莉雅,你剛才怎么了?”

  回想起她剛才失神走向冰柱的模樣,因為被石碑吸引了注意力,我們并沒有注意到在她身上發生了什么事情,莫非傳承已經完成了?

  忍不住望了一眼冰柱,還好端端的立在那里,依舊散發出強大的波動,我就知道,沒那么簡單了。

  果然,只見阿爾托莉雅的神色微微一愣,便應道。

  “剛才感受到了一股熟悉波動的召喚,忍不住走了上去,但是卻沒有辦法打破冰柱的封印,得到里面的神器殘片。”

  說著,我們同時將目光落到艾魯法西亞蘿莉身上。

  只有她才知道怎么回事。

  “那是當然,因為封印必須由我或者雪莉爾姐姐才能打開。”

  這小蘿莉挺驕傲的將她平平可愛的胸脯一抬,用仿佛天空翱翔的蒼鷹俯視著大地的目光,盯著我一個勁鄙視。

  為什么受傷的總是我。

  明明沒有得罪過她,為什么老是針對我,難道是說……還惦記著昨天在她的湯里偷偷加了她最害怕吃的辣椒的事?

  還是說前天晚上趁她睡著的時候,在懷里那張嫩呼呼的稚氣可愛俏臉上畫貓胡子的惡作劇?

  又或者是大前天在她枕著自己大腿迷迷糊糊的時候,好心幫她那一頭長長的秀發編了三根失敗作的麻花辮子?

  咳咳咳,剛剛說到哪里來著?

  面對眼前小蘿莉仰起頭瞪過來的憤慨目光,我若無其事的轉移了視線。

  “放心吧,我等會就會解開封印,讓你獲得陛下的傳承。”

  再次狠狠地白了我一眼,艾魯法西亞蘿莉這才說道,或許是突然想起什么,她沉默了起來。

  “喂!”

  冷不防的,她突然將目光鎖定在我身上,把我嚇了一跳。

  “喂什么喂,要叫叔叔,沒禮貌。”

  看她不像是要有仇報仇有怨報怨的模樣,我膽子又肥起來了。

  “很抱歉,在我的教條里明確寫著,沒有對智商在凡人等級以下的家伙講禮貌的必要。”小蘿莉得意的仰起頭。

  我:“……”

  這真是臘月債還得快,我這個吐槽帝竟然被青出于藍了。

  見我啞口無言的樣子,艾魯法西亞小蘿莉很是揚眉吐氣一番,可不是,這對她來說可是難得的一場勝利,平時都是被我各種欺負,然后我又是各種被拍飛,那個巨大的冰洞,已經印滿了我的大字型印記,不知道的人進去一看,還以為是哪個大師在雕刻人體藝術呢。

  “這個玩意,拿去吧。”

  心情大好之下,艾魯法西亞也懶得吊胃口了,在懷里摸了摸,取出一件小玩意,直接拋了過去。

  什么?

  我接過來,放在手心里一看,發現是枚小孩巴掌大小模樣的木雕。

  雕的東西也很有趣,竟然是迷你的熊掌印。

  我震驚了,莫非這是我們艾魯法西亞蘿莉,從熊進化成人之后,遺留下來的殘物?比如說蛇蛻皮的時候,不是會留下蛇皮嗎?大概是這么樣的東西。

  “碰————!!”

  被拍飛了。

  這里的冰壁其硬無比,以艾魯法西亞的蠻力,加上我的皮糙肉厚,都無法在上面留下大字型印記。

  所以,自然的,更疼了。

  “我還什么都沒說啊!”

  捂著撞得通紅發疼的臉回來,我大聲喊冤。

  “反正一定又是在想些失禮的東西。”

  小蘿莉鄙視我一眼,那高高在上的目光,仿佛早就已經將我看透了。

  “別冤枉好人,我剛才只是在想,啊,這塊熊掌印木雕很可愛。”

  “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目光直視著對方,沒有半分心虛和作假。

  “然后呢?”

  “該不會是小艾魯法醬從熊進化成人以后留下來的殘遺物吧。”我脫口而出。

  糟糕!正義使者太入戲了!竟然忘記在這里撒謊了!!

  “果然是這樣。”

  小蘿莉冷笑連連,不用說,我又飛了出去。

  “好吧,這究竟是什么?”

  捂著腫了半邊的臉頰,我再次搖搖晃晃在走回來。

  “這是熊人族的信物。”小蘿莉回答了一些我沒能很好理解的話。

  “信物?”

  “沒錯,在當年,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我幫了熊人族一個小忙,他們就把這東西給我,似乎是熊人族代代流傳下來的寶物,我記得熊人族長當時是說了‘以此為證,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之類的話。”

  “不是小忙那么簡單吧。”

  看著手里的木雕,我忍不住吐槽道,一個小忙,對方會給這樣的東西,說出這樣的話?

  “對我而言就是小忙。”小蘿莉搖著頭。

  “不說這個,這塊木雕,作為熊人一族的族寶,的確有獨到之處,里面似乎隱藏著一股奇特的能量,就算是我,不用六成的力量,也無法捏碎。”

  我:“……”

  也就是說這小蘿莉曾經嘗試過將它捏碎了?別隨意糟蹋別人的傳族之寶啊笨蛋!

  “我只不過是一絲殘魂,身上也沒留下什么東西,唯獨這塊木雕,當時不知道為什么帶了過來,也不知道能做什么,干脆就把它送給你吧。”

  “看來我們和熊的淵源,還真是大啊。”我忍不住自己吐槽自己,同時隨便倒拉艾魯法小蘿莉一把。

  “話說回來,熊人一族現在早已經消失匿跡了,應該去哪里找他們?”

  “我怎么知道,隨緣吧。”艾魯法西亞翻了翻白眼。

  “好了,還有其他事情交代沒有,如果沒有的話,我現在就要打開封印了。”

  她的目光,在我們三人身上一一掠過,神色之中他透露出一股肅然。

  仿佛……就要一去不返了。

  “沒有了沒有了。”我率先舉手,搶了回答。

  “快點去打開封印吧,然后呢,小艾魯法醬,就跟我們一起回精靈族吧,反正你身上的力量還很充足對吧,也讓精靈們知道,她們一直所敬仰的熊靈之怒騎士,原來竟然是個小丫頭。”

  “到時候……再說吧。”艾魯法西亞回過頭去,背對著我們,語氣微妙。

  “什么啊,這時候還要鬧別扭嗎?真是不可愛的家伙。”

  眼看她竟然對平時最介意的小丫頭這個字眼,沒有反應,我心生不妙,上前幾步,輕輕抓住了她的小手不放。

  “哼,我才懶得搭理你這樣的笨蛋,快放手,等我解開了封印再說。”艾魯法西亞蘿莉回過頭,瞪了我一眼,微微用力掙起來。

  我固執的抓住她的小手,就是不放,眼睛也瞪大起來。

  掙什么掙,力氣大很了不起啊,有本事就把我的手給掙斷掉,不然我絕對不會放手。

  如果……如果當初也這樣抓住雪莉爾的手的話,結果是否能夠改變呢?

  抱歉,或許會讓你無法解脫,但這次就讓我任性一回吧。

  “你啊……”

  突然停下掙扎的艾魯法西亞,嘆了一口氣,那總是充滿了驕傲與傲嬌的眼睛,變得柔和起來,語氣也從未有過的柔軟。

  “蹲下。”突然又嬌喝一聲。

  為她身上的氣質所吸引,我下意識的聽從命令,彎著膝蓋蹲了下去。

  然后,只見她上前兩步,伸出了小小的手心。

  在我的臉頰上,輕輕撫摸著,微微彎下腰,沒有一絲瑕疵,充滿了成熟美麗笑容的臉蛋,湊了上來。

  “啾~”的一聲。

  柔軟嬌嫩的香唇,印在我的額頭上。

  在精靈族,這是象征著最親密的祝福之吻。

  “千萬千萬要保重哦,笨蛋熊。”

  在我愣愣的臉色中,嬌唇自額頭上滑落,來到耳旁,這樣輕輕說了一句。

  不……不對!

  我愕然驚醒,抓著她的手用力一緊。

  但是下一刻,一股重力從后腦勺處傳來,帶著不信和不甘的眼神,眼前的溫柔笑容……逐漸模糊起來。

  “噗通——!”

  艾魯法西亞接住了倒在她懷里的身體,輕輕的抱著。

  “阿爾托莉雅。”她突然開口道。

  “是的,艾魯法西亞閣下。”阿爾托莉雅上前一步,筆直著纖細的身軀,肅然應道。

  并非想象中的那么冷靜,理智,只是……無法任性罷了。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用自己的方法送別吧。

  “終于來到了這里,這是最后一個考驗了。”

  艾魯法西亞打量著眼前的精靈女王,陛下的繼承人,眼睛流露出滿意之色。

  “請吩咐。”

  心里微微一驚,阿爾托莉雅神色不變的應道,那挺直與自信的美麗之姿,就算天塌下來,也不能讓她退卻。

  “很有自信嘛,那么我就不客氣了。”艾魯法西亞狡黠笑著,突然臉色一肅,從她身上散發出驚人的氣勢,給接下來的最后考驗,平添一股山雨欲來的困境。

  為艾魯法西亞的氣勢所攝,阿爾托莉雅和潔露卡的表情也變得凝重起來,調節著呼吸和姿勢,讓身心都做好萬全的準備。

  “最后一個考驗,我問你,阿爾托莉雅,你愛他嗎?你的丈夫。”

  屏住呼吸,嚴陣以待的阿爾托莉雅和潔露卡頓時一個踉蹌。

  “艾魯法西亞閣下,你……”

  本以為要面臨什么困難無比的考驗,哪知道這蘿莉騎士一眨眼之間,就從嚴肅無比的考官,變成了主持婚禮的神官。

  抬起頭,阿爾托莉雅那染上了一層淡淡霞色的絕美臉蛋,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不要以為我在開玩笑,這個問題很重要,我是在認真的問。”

  豈料,艾魯法西亞一改平時的蘿莉屬性,神色正經八百,甚至語氣之中帶著一絲震懾人心的嚴厲。

  阿爾托莉雅愣了愣,目光和對方對視著,一眨不眨。

  很快,她發現,對方是說真的,沒有一絲的玩笑或者作弄成分在里面。

  阿爾托莉雅沉默下來,靜靜的,靜靜的,艾魯法西亞的認真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等待著最后的回答。

  似乎這個最后的答案,對艾魯法西亞來說十分十分重要,不容一絲閃失。

  許久許久,阿爾托莉雅才抬起頭。

  絕美臉蛋上的紅暈加深,但表情卻是認真無比。

  “無需否定,我喜歡……不,我深愛著凡。”

  “為什么要考慮那么久?”艾魯法西亞不依不饒的追問道,目光緊緊盯著對方。

  “因為在考慮,這份愛究竟有多深。”

  精靈女王的臉蛋,怕是平生第一次如此嬌羞紅透。RO


  (http://www.nnfnoq.icu/book/131/455241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nnfnoq.icu。夢想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mxguan.com
oppo真人捕鱼比赛